梦远书城 > 馥梅 > 福星贵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注册


  “陆紫蓉!”雷展侑拉下她的手,看见她一脸泪痕,心头揪痛,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她明明是放弃了一切来爱他的,可他居然连个妻的名分都给不了她……“紫蓉,别这样,你听我说,我……”

  “不,你别说了。”陆紫蓉突然平静了下来,非常平静的抬头望着他。“你听我说。”

  “……好,我听。”他心疼的为她抹去泪痕,她的平静,让他心头升起一股极端不安。

  “虽然我站在大唐的土地上,但是我的心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她抬手,轻轻碰触他的脸。“我好爱你,这两个多月,我时时刻刻都在思念着你,可是这一刻,我好恨你。”

  “紫蓉……”听见这话,他的心痛到他几乎无法呼吸。

  她捂住他的唇。“你曾答应过我,不会让我伤心,可是却没告诉我,你会直接让我心碎。不过是我的错,当初你说我不用退让,我还以为你的意思是你会只选择我,是我会错意,是我忘了这里不是我的家乡,你们的观念和民情,和我的家乡不同,是我自己没想到这一层。”

  她垂下手,退后两步,仰头望着他,突然对他笑。

  这一瞬间雷展侑就知道,她不会嫁给他了,只要他迎娶郡主,他就会失去她,永远的失去她!

  “我不能责怪你。”她又说:“因为你并没有错,但是我也不能强迫自己去做一件会痛苦后悔的事,所以……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了,祝你幸福,雷展侑。”她漾出一抹美丽却哀伤的笑容,双手搁在腹部轻启朱唇,“再见。”

  他望着她,她的笑容让他痛彻心肺,想到此次离去,恐怕就此成为陌路,他的心,怎样也无法接受。

  他试着想像往后不再有她的日子,可是还没想,心头就紧缩了起来。

  她已经深入他的骨血,他无法与之分离啊!

  突然,他坚定的说:“我不会放开你的,紫蓉,你说一夫一妻,我就一夫一妻,和郡主的婚事,我会想办法解决!”

  陆紫蓉心头一凛,“你……别做傻事,圣旨已下,违抗圣旨的严重性,你比我清楚。”

  “还有一些时间,我会解决的。”他还是信誓旦旦的承诺着,接着深深看她一眼,才转身离去。

  姜家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众人都小心翼翼的,在陆紫蓉面前绝口不提那件轰动衡山城,正紧锣密鼓筹备的盛大婚事。

  可是他们不说,事情还是会传进她的耳里,婚礼,就是今天了。

  所以,雷展侑说会解决,其实只是说说。

  也好,圣旨都下了,她不认为会有什么转圜的余地,虽然很受伤,但是也不想让他惹来灭门之祸,这不是她来此一遭的目的,无法相守,是双方观念、认知的偏差,不是谁的错。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陆紫蓉决定开始写药方,写着写着,她突然一愣,瞪着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她干嘛写他们陆家密传医书里的内容啊?那本医书她从小看到大,开始学写字就是模拟医书的字迹写的,写到后来她的书法字字迹都和医书里的一模一样呢!

  算了,就当作打发时间,转移注意力,重新默写一遍吧。

  依照记忆中的顺序,她一一写下药草、药方,以及适应症,写完月西花,写完龙贝芝兰,接着写下蜜参果,可是写到制法和剂量时,她突然一顿,猛地跳了起来。

  她想起来了,是一种叫做蜜参果的汁液!

  虽然她连蜜参果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个名字也只在陆家那本密传的医书中看过,但是医书上记载得很清楚!

  先下龙贝芝兰,使其昏迷,然后在五脏萎缩之前,也就是一个时辰之内,服下蜜参果的汁液,就能改变龙贝芝兰中毒的现象,让死者看起来像暴毙!

  当初雷展侑提及龙贝芝兰,不是随口问问,难道他已经查到杀害他三任妻子的凶手是谁了?

  糟了,他对她承诺的解决办法,该不会是让凶手故技重施,杀了仪和郡主吧?!

  她从不曾怀疑过他,当然现在也不会,她相信他是无辜的,可是,如果他打算将计就计的借刀杀人,她绝对不能让他这么做!

  如果仪和郡主在新婚之夜暴毙,荣亲王绝对不会善罢干休的!

  丢下笔,她匆匆跑出房门。还来得及,这个时间大概只开始拜堂而已,离新婚夜还早,她来得及阻止的!

  “你要去哪里?”

  才刚冲出房门,都还没越过后院,身后竟传来熟悉的声音。

  她猛一回身,就看见雷展侑双手环胸,倚墙立于她房外的窗口,身上还穿着大红袍。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耸耸肩,笑得从容。“因为这件婚事取消了。”

  陆紫蓉诧异地扬眉。“为……为什么?”

  “荣亲王接到密报,得知我的三任妻子皆在新婚之夜无故暴毙,神算无我大师断我之命,除非天降神迹,否则我注定孤寡终身,娶妻丧妻,有子丧子,所以爱女心切又迷信的荣亲王紧急奏请皇上,声泪俱下地请求收回成命。

  “皇上本就偏宠荣亲王,想收回成命却碍于君无戏言,于是荣亲王想出一个两全的办法,将仪和郡主送到吐谷浑和亲,一拿到新的圣旨,荣亲王立即派人拦截迎亲队伍,在花轿抵达雷霆山庄之前,原轿关注,只留下这个。”从怀里掏出一卷金黄绸布,正是圣旨。

  陆紫蓉呆呆的听着,完全反应不过来。

  “你没有话要说吗?”他微笑,一步一步慢慢接近她,直到在她面前站定。

  仰起头,她望进他黑沉的眼,有很多开心,也有很多心疼。“这……这就是你的办法?抹黑自己?”

  他肩一耸,模样潇洒。“我没有啊,那都是事实。”

  “那个密报的人是你吧。”陆紫蓉肯定的说。

  他挑眉。“怎么猜到的?”

  “因为你是个笨蛋!”她哽咽着扑进他的怀里。她想太多了,他不是恶人,怎么可能用什么将计就计的办法让无辜者死于非命,他只会牺牲自己,只会苦自己!

  雷展侑紧紧抱住她,空虚的心终于盈满。

  “只要能得回你,怎样都无所谓。”

  “值得吗?你若要我,就只能有我,我不会忍受你三妻四妾,就连在外头逢场作戏都无法忍受,我当然不会阻止你,但是我会离开你。”

  “我不需要别的女人。”他说。“我只要你。”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