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福星贵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第七章

  “真的不再考虑?”雷展侑拉住要下马车的人,一路上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游说了。“至少在镖队出发前,留下来。”

  “不了。”陆紫蓉忍不住失笑。“我是个大夫,还有很多病人在等我呢。”

  “我当然不会阻止你继续看诊,这样好了,你继续住在山庄,早上我送你过来,傍晚再来接你回庄,如何?”

  “何必这么麻烦呢?”

  “一点也不麻烦,我眼睛复元之后,本来就会到各商行巡视处理公事,顺道接送你根本不麻烦。”

  陆紫蓉轻笑,见他这种活似小孩讨价还价的模样,她实在不忍心不答应。

  “那……这两箱行李就要麻烦你再载回去喽!”偏头望了一眼马车上的两箱行李,那些都是他为她订制的冬衣。

  雷展侑欣喜的低头吻了她一下。“你看诊到几时?”

  “我早上不看诊,下午未时开始,到酉时结束。”陆紫蓉说。“不过结束的时间通常都不会太准确。”

  “好,我酉时会过来接你,到时候你若还没结束,我会等你,不用急。”

  陆紫蓉捧着他的脸印下一记轻吻。“好啦,马车停在这里这么久了,再不下车可要惹人疑窦了。”

  “好吧。”雷展侑依依不舍的起身掀开车帘,煌安已经不知道等在那儿多久了,立即摆好踏凳。

  他步下马车,转身伸出手,直接圈住情人的纤腰,将她抱了下来。

  “我酉时过来。”他再次道,一会儿又抬起手替她拉紧披风,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天冷,进去吧。”

  “好。记得,虽然你的眼睛已经复元,可是还是要适度休息,不可以太疲劳,光线不足或太亮对眼睛都不好,不要……”

  一根指头倏地点住她叨叨不休的唇,雷展侑好笑地望着她。“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自己小心一点。”

  她微微红了脸,拉下他的手,转身奔进早已敞开门等着她的姜家。

  雷展侑站在那好一会儿,看见她站在窗口朝他挥挥手,才转身上马车。

  “到品香楼。”

  “是。”马车慢慢弯出偏僻后街,朝繁华的主街驶去。

  当马车在品香楼门口停下时,里头的掌柜一瞧见马车上漆着的雷沾山庄标志,立即跑出来恭迎。

  煌安下车帮主于打开车门,雷展侑步下车,抬眼瞥向掌柜。“林公子到了吗?”

  “回爷的话,林公子到了,在三楼等爷。”三楼是雷展侑专用,不开放的。

  他点头,“煌安,你在楼下等着,自个儿想吃什么叫掌柜的准备。”说完,跨步走进。

  “是,多谢爷。”

  身后,掌柜的张口结舌的站在原地,飞快拉住煌安。

  “干嘛啊?”煌安奇怪的问。

  “爷……爷的眼睛……”掌柜的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爷的眼睛?”煌安得意的笑了。“好了啊,看不出来吗?”

  整了整衣裳,他有些得意的走进品香楼里,紧接着,外头吱吱喳喳的声浪一下子便高了起来。

  三楼靠街道的露台,雷展侑和林伟哲坐在那儿。

  “下面似乎挺热闹的,看来你复明的消息,以及陆大夫高明的医术,不用多久就会成为最热门的话题了。”林伟哲笑说。

  “这样也好,让那个为了不让我复明而想对紫蓉不利的人可以罢手。”

  “的确,反正也来不及了,他得另外想办法对付你。”林伟哲点点头,倏地皱眉问:“展侑,你说这次押镖,那人会不会出手?”

  “我想不会。”他摇头。“你别忘了,昨日荣亲王府的总管大人说了什么事。”

  林伟哲啧了一声。“我说那荣亲王也真爱找麻烦,王府的人马护卫难不成还会少吗?竟然要我们押送贡品入京时,一道护送到江南游玩的仪和郡主回京,你说,一个娇滴滴的金枝玉叶,咱们要怎么伺候?”

  “我们没有拒绝的权力,抱怨也没用。”

  雷展侑也很不愿,不过民不与官斗,更何况对方是皇亲。“这就是我今天约你商讨的原因,毕竟要护送的不是物品,而且以仪和郡主的身分,排场一定不小,你提到的人马护卫也一定有,仆从婢女更不会缺,所以我们必须重新计画路线和人马分配,再加上郡主又是金枝玉叶,一定承受不了奔波之苦,放慢脚步和多休息是不可避免,所以一定得提早出发,时间上才来得及。”

  “真是麻烦。”将茶搁到一边,林伟哲改喝酒了。“所以你认为因为多了仪和郡主,那人不会趁这次下手?”

  “惊动官府绝对不是那幕后主使者想要的,否则他就不会刻意安排新娘的死因是暴毙了。”

  “可是你不是怀疑上次劫镖的盗匪也是同一个幕后主使者?这事就惊动官府了啊!”他一脸不认同。

  雷展侑淡淡的啜了口茶。“那些劫匪都死了,死无对证,我想那些人也只是被利用的棋子罢了。”

  “嗯……”林伟哲沉吟,最后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

  “而且你别忘了,这次对方是皇亲,荣亲王疼宠他唯一的掌上明珠是朝野有名的,不要说让仪和郡主少了根寒毛,光是受到惊吓,荣亲王便不会善了。”

  “也就是说,咱们这一路上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