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福星贵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哦,就不小心咩!我也不知道脚下怎么会莫名其妙出现一摊积水,害我一脚踩到,脚一滑,整个人就往前扑了,找当然拚命想抓住东西稳住自己,本来好运扣住层架了,谁知道那个层架这么不济事,竟然支撑不了我,被我一撞就倒了,我只来得及抱住其中一个花瓶,然后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层架倒下,压垮桌子,再然后就连同桌上的东西都……”

  雷展侑闭上眼——虽然闭不闭都一样,一整个无言。

  “你也知道,我最近正逢霉运当头,衰事一箩筐,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她再三强调。“我会想办法赔偿的。”

  “你霉运当头?”他皮笑肉不笑。“我发现是我霉运当头才对。”

  “怎么会是你呢?明明……”话一顿,突然想到,他说的好像是真的耶!

  怎么回事?她的霉运被他分摊了吗?怎么会呢?这是不可能的啊!施行逆天禁术,灾祸只会反扑在施咒者身上,没听老妈说灾祸会发生在被施咒者身上啊!

  雷展侑长长的一叹,伸出手。“过来。”

  “你……你想干什么?”她退了一步。

  “我叫你过来你就过来!”

  “好嘛……”爱生气。

  他抬手摸索,抚上她的头,低声问:“真的没受伤?”

  她先是微愣,接着鼻头酸酸,心头也酸酸,点点头,轻轻将额头靠向他的胸膛。

  “没受伤就好。”感受到她点头的动作,他吁了口气,手一张,将她拥进怀里。

  “如果那些身外之物能替你挡去一些灾祸,它们也算物尽其用了。”

  “雷展侑,你对我这么好,我会舍不得离开你耶……”她埋头在他怀里闷闷的道。

  他理所当然的接口,“那就不要离开。”

  “咦?可是……我只待到你眼睛复明。”

  “你可以留下来。”

  “不行,我没理由留在这里……”

  “紫蓉,你怕死吗?”他突然问。

  陆紫蓉皱眉,虽然不懂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没有人不怕死,不过在我的观念及所受的教育,死亡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若死亡来临,我会坦然接受面对。”

  “所以你不怕?”

  虽然不太对,不过……“算是吧。”

  “那就嫁给我。”

  “什么?!”

  心脏卜通卜通的狂跳起来,从一开始被他的美色所迷,到后来相处之后被他所吸引,真的喜欢上他……呵!若让他知道她是用“美色”来形容他的外貌,肯定又会对她吼“胡扯”吧!

  他总是说她胡扯,是,她也承认她是故意的,要不然……要不然就真的会不可自拔了。

  每次一靠近他时,总忍不住脸红心跳,一对上他黑沉沉的眼,总忍不住着迷,一看见他的唇,总会有种饥渴的感觉……

  若让他知晓她对他有这般心思,肯定又要喝斥她“不成体统”了。

  还有啊,曾几何时,她会为一个人心疼?她或许心软,会怜悯、会同情,可是心疼……不曾有过啊!

  可每每想起他的神情、他的眼瞎,他的骄傲、挫折、自嘲,想起他本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却受困于黑暗之中,走不出清静幽居等等,她总是忍不住心疼。

  是啊,曾几何时呢?还不是因为喜欢上他,才开始懂了心疼的滋味。

  娘啊,老妈啊,这一次,她真的该唯心而已,平心而论吗?

  她的个性是,一旦喜爱上一个人,就一定会想亲近他、碰碰他,摸摸他、亲亲他……唉唉,好吧好吧,依这时代的说法,她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所以,就算和他真能够“修成正果”,可是一想到光是要亲近他,就会被他念不成体统,那多扫兴啊!她是绝对不可能习惯的,所以……所以……

  惨了,娘啊,她的心此刻乱得很,根本拿不定主意,怎么平心而论呢?

  “等我眼睛复元,忙完了这次护送贡品入宫的事,我们就成亲。紫蓉,你的家乡还有亲人吗?我可以派人到你家去提亲。”

  “我的家乡太远,根本到不了……”她心烦意乱的推开他。“让我考虑考虑,我需要时间思考。”

  雷展侑一愣。他以为她会很高兴的……

  “我问你,你为什么突然说要娶我?”

  “当然是因为我想啊!”

  她认真的看着他。“你喜欢我吗?”

  他的脸上微微浮现一抹红。“姑娘家说话怎么可以……”

  “雷展侑,我想知道。我喜欢你,很喜欢你,你呢?”

  听见她这么说,他有些激动,咬咬牙,有些羞赧,但仍是说了。“我若不喜欢,怎会开口要你嫁我?你是第一个我心甘情愿想娶的姑娘,不因男大当婚,不为责任,就只是因为我想。”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