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福星贵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紫蓉?”他低唤。

  “嗯……”含糊呓语。

  雷展侑没辙的一笑,干脆将她抱起,送她回小筑去了。

  担心她又移动了什么东西,所以一踏进小筑他便放慢脚步,小心前进,直到上了楼,将人放到床上之后,他发现一切似乎又恢复成过去的摆设,至少他一路上来,并没有碰到过去没有的障碍。

  他温柔的一笑。这女人其实很细心体贴,善良又无私,这女人……虽然性情让他很头痛,可依然让他无法不为她心折。

  如果……如果可以,她会愿意留在他身边吗?

  他的指尖依然存留着方才的触感,她的五官很立体,皮肤有些冰凉,虽然脑子里的形象依然模糊,但是他并不觉得她像煌安形容的那般丑。

  五指收拢,指尖犯痒的感觉搔弄着他的心,垂下眼,抬手轻轻抚上她柔细的发。

  “你……怕不怕死呢?”他低低的喃喃自语,想起尚未查明的命案,还未揪出的幕后主使者。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起身,慢慢走下楼去,离开梅林小筑,回到风清楼。

  “爷?”揉着眼睛的煌安从后面的小房间走了出来。“爷,您起身了?”

  “回去睡觉,煌安,时辰还早。”他说。

  “煌安帮爷脱衣。”煌安上前帮他脱下衣裳,突然觉得好像嗅到了药草味。

  他疑惑的将主子的衣裳凑近鼻前。真的是陆大夫身上那种药草香味!

  “爷,您刚刚……”和陆大夫在一起吗?能把对方的味儿染到身上,那是靠得多近、捱得多久才会的啊!

  “在外头走走罢了。”他敷衍,躺上床。“对了,煌安,明日派个人到锦织坊叫徐大娘到府里。”

  “是,爷要裁制衣裳吗?”煌安顺口问。

  “不是,是要帮紫蓉做几套保暖的衣裳,我记得前几天才进了几件白貂皮和稀有的紫貂皮,记得吩咐徐大娘把它们都留下。”雷展侑闭上眼。“下去吧。”

  “是……”要帮陆大夫……紫蓉?!煌安呆呆愣愣的走回后头小房间。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他们该不会……真的要有一个像陆大夫那样的庄主夫人了吧?

  一大早就被吵醒,陆紫蓉睡眠严重不足,频频打着呵欠,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奇怪,昨晚自己是怎么回楼上的?

  她抖了抖,好冷。随手拿了那件破旧的大袄穿上,裹紧,这才慢慢的步下楼梯。

  “煌安,到底有什么事让你一大早就来吵我?”

  “天老爷啊!这……这这什么衣裳啊!”尖锐高亢的惊呼声蓦然响起,彻底的吓跑了陆紫蓉的瞌睡虫。“你是把抹布给穿在身上吗?一个姑娘家,怎么会穿这么糟的衣裳啊!”徐大娘频频喳呼着,庞大的身躯以出乎意料俐落的速度朝陆紫蓉冲了过来,颇有排山倒海的气势。

  “站住!”她真的被吓到了,咚咚咚地连忙退了三大步,闪到桌子后头。“我警告你,别过来喔!”

  “陆大夫……”煌安掩住嘴,拚命忍着大笑的冲动。“咳咳,陆大夫,这位是锦织坊的徐大娘,是爷请徐大娘前来帮陆大夫量身,裁制衣裳的。”

  “做衣服?”她不禁傻眼。

  煌安点头,示意徐大娘可以开始,便退下了。

  陆紫蓉便呆呆的任由徐大娘拉着往楼上走,脱掉她那件丑得要命又破旧的男人大袄,接着是她的外袍,直到身上只剩下肚兜和亵裤。

  只见徐大娘像拎着脏东西似的,用肥短的两指拎着衣裳丢到一边,一边摇头一边啧啧有声的念着。

  “真是的,好好一个姑娘家,就算长得不怎么样,也不能这么自暴自弃的糟蹋自己啊!”一边念着,她手上的皮尺也快速在她身上这边量量、记下,那边量量、再记下。“所谓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就算你长得丑,身材又没啥分量,可穿上好衣裳,还是会让人看得顺眼的,只要你懂得……”

  “够了吧?很冷耶!拜托,请你动作快一点,谢谢。”陆紫蓉冷得全身发抖,牙齿拚命打架,全身皮肤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量好了。”收起皮尺,徐大娘记下最后的尺寸,见她马上蹲下身打算穿回衣裳,肥胖的短脚快速一踩,踩在那堆破布上头。“不准穿这些破布!”

  “你该不会要我冷死吧?!”天啊天啊,她快冻僵了!

  “我这里带了几套现成的衣裳,全都是爷交代的,因为我不知道你身上没几两肉,衣裳可能宽了一点,不过我会先找一套比较适合的让你穿上。”

  她将桌上那个非常大的包袱打开,翻了翻,从里头拿出一件件衣裳,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应有尽有。“其他的我回去马上帮你改,两个时辰之后就会派人把衣服送来,至于其他订做的,最快也要三天的时间。”

  “快给我,我会非常非常感谢你的。”陆紫蓉在原地跳着,讨好地伸出手。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