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馥梅 > 福星贵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刚刚跌坐在地上的时候,明明痛得掉了滴眼泪,可是对爷说话依然还是笑着,真搞不懂她。”

  雷展侑一怔。她的性情是这么爱逞强的?那么,那些嘻皮笑脸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若不是煌安看见,光是听她的声音,根本完全听不出来什么不对劲!

  “还有啊……”犹豫了一下,煌安不知道该不该说。

  “还有什么?”雷展侑不悦地蹙眉。“说话不要吞吞吐吐的!”

  “爷,那陆大夫老是盯着您瞧,那个表情……”他偏头想着要怎么解释才能让主子领会。“啊!对了,就好像红菱看见白米饭一样!”红菱是总管的独生闺女,嗜食白米饭,一个人就可以吃掉一大桶。

  红菱看见白米饭……雷展侑回想过去的记忆,那是“垂涎”的样子。

  “有时候我还发现陆大夫看着看着,口水好像都要流下来了。爷,煌安好担心哪,哪天陆大夫会不会真的对爷您……”

  “别胡说!”他脸上微微发红,心口燥热。她……垂涎他?所以她说被他迷住是真的?!那女人……那女人……当真不知羞啊……他忽然好心情的笑了。

  “对不住,爷。”煌安道歉,正打算收拾放在床边柜子上的药材残渣,不期然的看见主子手上的血,吓了一跳。“爷!您受伤了吗?!”他惊慌的喊。

  “受伤?怎么?”他不解。

  “您右手指头有血。”

  “血?”雷展侑搓了搓手指,确实感觉到轻微的黏腻感,凑到鼻间嗅闻,果然是血腥味。

  是她?!她的手受伤了?所以他刚刚抓到了她的伤口,她才故意说那些话让他放手?!

  这女人,受伤为什么不说?痛为什么还能轻浮调笑?他看不见她的表情,根本无法知道她真正的心思,她的声音又太会骗人……

  突然,他想到她帮他裹药泥时,他在药泥里闻到的淡淡血腥味,难道……

  雷展侑皱了皱眉。会吗?会是他猜想的那样吗?所以她才坚持不说?

  “煌安,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吧。”

  “是。”煌安以为主子是打算依陆大夫的交代午睡半个时辰,所以收拾好便退下。

  然而雷展侑只是坐在床沿深思着,一会儿便站起身,离开寝房,慢慢往梅林小筑走去。

  §第官网

  陆紫蓉匆匆跑回梅林小筑,打算替伤口上药,再好好的包扎,谁知道先是在庭院遇到刚回府的郭峰,得知已经开始治疗,便问了一大堆问题,叨叨念念的,简直像个啰唆的老太婆。

  好不容易脱身,才刚踏进梅林小筑的院子,就感受到身后又有人出现了,她暗暗一叹。

  脚步无声,却有股渐渐接近的迫人气势,不用回头也知道后面出现的人是谁,到目前为止,雷霆山庄里也只有一个人给她这种感觉。

  低头稍稍掀开衣袖,看着依然在渗血的手,绷带已经完全染红了,她要不要干脆当作不知道他的出现,直接进屋去?

  “我不是说刚敷药,至少要休息半个时辰吗?”最后她还是转过身。

  雷展侑停下脚步,刚好立在一棵梅树下,冷风吹拂着,他的乌发飞扬,衣袂飘飘,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让她的心重重一跳。

  “你的手怎么了?”他开口。

  她诧异的望向他,如果他的眼睛不是敷着药泥、缠着绷带,她会以为他突然复明了。

  “我的手怎么了?”她反问,认为自己隐藏得很好,他不可能发现才对。

  突然,他几个跨步走向她,当她回神,想要逃离——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逃——已经慢了一步,下一瞬间,他的手准确的抓住她。

  暗暗倒抽了口气。这家伙,竟然又抓住她受伤的手!

  雷展侑放松抓握的力道,一手拉开她的衣袖,摸上她的手腕,接触到她手腕上缠着的绷带以及渗出的温热,发现血腥味更浓了。

  “雷庄主三番两次这般轻薄我,莫非真想娶我为妻不成?”她轻笑调侃,不动声色。

  雷展侑这次没有斥责她的不正经,一会儿才道:“为什么会受伤?”

  唉,被识破了。“你怎么知道的?”他知道,所以才过来,是吧?

  “我的手染了血,煌安说的。”

  又是那个多嘴的煌安!

  “只是不小心割伤,不碍事。”陆紫蓉说完,想要挣开手,可是他却不放。看着自己的手在他的掌握中,她的脸莫名的又开始发烫起来,就像刚刚她环着他的头替他在脑后扎上绷带时,看见他的头贴着她的胸口,那股蓦然上涌的热气一般。

  唉唉唉,色不迷人人自迷啊!她的自制力没那么好,老是被他迷去心神,真担心哪天会直接把他扑倒。

  “有上药吗?”他问。

  “一直被打断,还没那个机会呢!”暗示他也是其中一个。

  闻言,雷展侑有些懊恼,却不知是气她还是自己。“进屋去,你帮自己上个药,我帮你扎好绷带。”

  “你?”陆紫蓉讶异。

  “我。虽然我眼瞎,不过我想还是比你一只手济事些。”他改抓住她另一只手。“走吧。”

  她先是低头瞪着他的手,最后耸耸肩,一起走进梅林小筑。

  两人上了二楼,进入寝房,她拿出药箱放在桌上,雷展侑走了过来,一不小心踢到了桌旁的凳子。

  “小心!”她赶紧移开椅子。“抱歉,我住进来之后,有些东西多少移动了些,你坐下。”

  雷展侑摸到椅子,慢慢坐下。

  “手给我。”他伸出手。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