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我说天青啊,你在大鲧城是红人了,你知不知道你有多难找?我一进域,听到最多、看到最多的就是你的名字和越行会的名称,接下来想说请你过府来泡泡茶、聊聊天,你那些手下可是推三阻四、死活不允,要不是我把随身的玉佩给了去,你这个有钱人的面我还是见不着啊。”所谓阁王好见,小鬼难缠,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一样。

  “对不住,这些日子我一心忙着找小姐,实在无心见外人。”对于属下的不知变通他回去会好好严处。

  “跟你开玩笑的啦,御下有方,你这主子做得很威风。”

  “小姐,你这不是折煞小的吗?越行会是小姐的。”

  繁德儿摇晃着食指,“NO NO NO,我只是个出资的股东,越行会今天有这些成绩都是你努力来的。”

  “小的万万不敢居功!”

  繁德儿扯扯自己的脸,怎么就是讲不通呢?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怎么,有客人?”刚刚上工去没多久的人又转回来。

  “熟人,你也认得的。”繁德儿难得贤慧的倒了茶。

  “少爷……不,大王。”天青赶紧起身。

  “天青。”

  “是。”

  “坐吧。”

  “这里没有小人的位子,小的不敢。”

  “越行会的大当家,大鲧首屈一指的商业枭雄,别客套了。”身为大鲧的主子,要是没听过这整个大鲧势力最大的富商,可就白混了。

  越行会,势力遍布镖局、马车行、潜运、海盐诸多行业,甚至有青楼、酒肆、当铺、钱庄九十多家,控制排云国东南黑水再情二十多个渡口船船厂。

  据他所知,以越行会的力量,恐怕整个中央大陆到处都有他们联络地点和所属人马,而且,绝不会只有眼睛能看到的那点政治势力而已。

  “我和天青正在商量,对盖世开战,你需要上好的弩箭、一流皮甲、珍贵的雷弹,要是城墙攻不下来,偶尔也需要擂木热油沙袋之类的物品,要买这些不只要有钱,还要有门路,他钱最多了,不过要让他心甘情愿的掏钱……嘻,可就得看你的本事了。”繁德儿笑嘻嘻的指着家财万贯的天青,又瞧瞧越紫非,哎呀,男人对决的戏最好看了。

  不过她的如意算盘打归打,没两下却被热情到有剩的妇女们拉了出去,说是要带她出去玩,见识见识县城的民俗风情。

  要她说嘛,比起男人间枯燥乏味的角力,出去玩,绝对是赢面比较大的那个。

  于是,她很快乐的出去玩了。

  半个月后,远在河西走廊的浮屠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了,又过两个月,巴管家和如烟也让越紫非派去的人接了过来,主仆们见面,如同隔世,不胜唏嘘了一番。

  繁德儿大爽。

  这下战马有了,她的厨子有了,管家也来了,还有,钱也凑到了,公私都顾全,美好的日子又将来临。

  然后,两国开战了。

  起先,一向养尊处优的盖世王朝并没有把小小的大鲧和越紫非一手训练出来的军队看在眼底,只当是西域一带小部落作乱,随手就可以收平。

  但是当盖世的一万军队被悉数歼灭在平坡,战情传回盖世,朝廷沸腾了。

  于是盖王派出二十万大军,准备扫平大鲧。

  至于一战成名的越紫非一点也不受外界影响,他照常马不停蹄的整备军队,不眠不休的和幕僚商讨计划,研究路线图。

  这天,好不容易抓到他的空闲时间,跟着爬上城墙,站在堞垛后,看着城外郊野的繁德儿慢吞吞的凑过去,提出她的请求。

  马上得到全盘否决。

  “作战不需要年纪,也不需要性别,而是勇气和战略天分,我自认这两样都有。”她不是那种能够拿绣花针,在家里等丈夫回家的那种女人,不让她上战场,出自己一份力气,为盖世的百姓争自由,为越紫非出一口怨气,她不服。

  “要一个女子为我出生入死,我有何颜面见天下人?”他只是不愿她去冒险而已。

  “整个大鲧的男女老少都在准备迎敌,你却要我守在家里,我做不到!”把她当咸鱼晒着吗?她不要,她要求咸鱼翻身的待遇。

  “你不明白战争的惨烈和残酷。”

  “我明白,我在盖世看得很多,所以,我一定要把自己的力量贡献出去,要不,你先指派一个小任务给我,然后再给我一小队士兵就好了,要是我表现优秀,你再考虑派我上前线去。”

  “不行!”

  “越紫非,拜托啦,让我去、让我去……”硬的不行,那么软的呢?

  磨啊磨的,虽然没能磨出一把绣花针出来,好歹,她的男人退了一步。

  “你一定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所有人的前面,知道吗?”他理该对部队同袍的性命一视同仁,但在这个节骨眼,他的眼前只有这个女人。

  他知道自己自私,但是就让他自私这么一回吧。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