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你一定想说这里不像皇宫吧?”扶着她下马,越紫非依旧是那副宠辱不惊的表情。

  她脚刚落地,一旁的马夫便把马儿接过去,态度谦虚质朴,给人好感。

  “我只是怀疑比我还要求享受的你居然肯屈就这种房子?”

  这根本是民居……好吧,比普通的民居要好上那么一点、大上那么一点,不过,也就这么一点点而已了。

  “国家草创,要花钱建设的地方很多,宫殿这种东西,并不是首要花钱的地方,以后再说。”他是真的不以为意,他带着她进门,宽阔的院子,没什么树木花草,不知道是什么木头盖的宅子,黑瓦白墙巍巍的矗立在高地上,就连仆人也没有几个,却打扫得异常干净。

  “这些年我多在外面奔波,很少回来,家里也没几个可以使唤的人,你先将就个几天,我会把人找齐的这些日子,真的辛苦你了。”这几年他在外面奔走,培植外界势力,这个家只是个空壳。

  看着她瘦了一大圈的身子,他眼露怜爱,忍不住蹭了蹭她粉嫩如白云的脸颊。

  “你还跟我客套这些?你啊,这宅子我自己会逛,人我自己会认,你去忙你的吧,我看那位范统领有一萝筐的事情要找你谈,你就别把他闷坏了。”欸,有外人咧,给她收敛一点啦。

  再看看那个一脸欲言又止,进进出出好几次的范统领,她隐约明白,这人回来,肩头上的责任也跟着回来,那些责任,怕是没有消停的时候了。

  他去忙他的国家大事,她也有事情要忙。

  不过……

  “夫人……”模样纯朴憨厚的民妇怯怯的探了头,跨过门槛,人虽进来,却站在距离她好几步远的地方,严守着分寸。

  “有事吗?别叫我夫人,我还没成亲。”

  “小姐……是这样的,大家知道大王带了家眷回来,所以商量了下,送了点东西过来,小的想请示一下小姐该把东西收到储空间还是厨房?”

  “啊?”

  实在是初来乍到,完全不懂这里的风俗习惯,繁德儿先问了句,知道她叫真珠,之后就跟着她来到刚刚才走过的院子。

  院子里堆着的东西琳琅满目,真是差点闪花了她的眼。

  他们用板车送来大块的肉、大量的蔬菜,甚至还有家具,活生生的羊牛猪鸡鸭……甚至还有年纪看起来没几岁的小丫头。

  “这些……都是要送给我们的?”她嚥了下口水。

  好壮观的礼物啊。

  “是大家对大王的一点心意。”真珠的眼里像是流露出心型的东西,可见越紫非在这里受欢迎的程度不是只有表面上的。

  “我们怎么可以白白收人家东西?”

  “您要不收,我们会比较困扰。”

  好吧,既然人家都这么有诚意了,繁德儿也不是矫情的人,也就很爽快的把东西都收了下来,然后道了谢。

  那晚越紫非回来陪她吃了在大鲧的头一餐。

  当然,繁德儿也把别人馈赠的东西如实汇报了一番。

  他温柔的摸摸她的头。

  “这就是这里的人们无私纯朴的一面,当年我在旅途中感染风寒,要不是他们给了我解渴的羊乳、温暖的帐蓬、无微不至的照料,现在的我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这地方看起来不富裕,人心却比钻石还要漂亮。”

  她点头,在踏上这块土地的第一天就已经感受到那扎实的温暖了。

  饭后,繁德儿拿了两把椅子就随便摆在院子里,也把越紫非拉来坐下。

  “这是做什么?”

  “看星星啊,在有这么漂亮天空的地方,不看,可惜了。”

  因为她有预感,经过这天后,越紫非许久不会再有时间可以陪她了。

  草创的国家,说不上百废待兴,但是,看在繁德儿眼底,要办的事情也多如牛羊。

  第二天一早,她把越紫非赶去办公,自己也没闲着,把自己的大掌柜——天青给找来了。

  “小姐!”天青见到她几乎要喷泪。

  “来喝杯水,太激动对心脏不好。”推过一杯水,示意他一定要喝掉。

  他不着痕迹的措掉眼眶的雾气,落坐。

  “小姐,你真是令小的担心死了,自从少爷家灭门消息传来,小的就派出天下所有越行会的人去探听你们的下落,从胧右一路到准南还能得到些许消息,可是直到你们入了翟山,就什么消息都听不到了。”

  “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在这里了?”

  “小姐清瘦了许多。”

  “这年头流行减肥,瘦一点以后比较不容易得到慢性病。”拍拍他的手背,他的关心,她心领了。

  天青看着繁德儿云淡风清的表情,识趣的把满腹关怀都嚥下去,即使很多时候听不懂小姐的用词遣字,但是她想表达的意思他都明白。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