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强”字还在她的舌尖,越紫非已经低头寻着她的唇,覆了上去。

  ……

  这一夜,一直不能睡的他终于得到了小半夜的好眠。

  凌晨,晨曦镀上山头。

  一夜好眠的越紫非甫睁眼,就看见衣着整齐,脸上再也看不见赧色,已经取水回来,正要动手烤肉的那个女子。

  但是再细看,两人目光交会的那个剎那,她脸的确红了那么一下子。

  这让他心情没来由的飞扬了起来。

  “我打了只獐子,还摘了松茸,又或许你想随便用肉干应付过去就好了?”她指了指已经掏洗干净的挥子,目光避开他结实的胸肌,那肌肤泛着抽一般的光亮,令人很想去捅捅看。

  他裸着上半身起来,很快着衣束发,又去小溪旁痛快的洗了把脸,这才回到营地。

  “我来。”他接过繁德儿的活儿,替獐子抹上盐和香料,再用削好的木头将肉从尾到头穿过,放在烤肉架上。

  一边翻转着他们的早饭,忙碌的眼光从繁德儿的脚一直游走到她的脸,然后停在那。

  “还好吗?”

  “什么”她一下子没回过神来。

  “你的身子。”

  繁德儿意会过来,脸上红透,然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好!一点都不好!”

  这混蛋好像一副完全忘记不久以前是怎么让她身陷欲火,又刁钻的对她予取予求。

  就算她喊得声音都哑了,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他却仍像吃到糖的孩子,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恹足,折腾得她一早起来差点软脚倒在溪边。

  “嗯,今天的杂事都我来做,你休息。”

  “你是男人,本来就应该你做。”

  “我会娶你的。”

  “哼,你想娶就娶喔,你也得看看我肯不肯嫁。”就算她的上辈子一年到头在民风开放的洋人世界讨生活,也没有和男人随便上床的习惯,但是,因为一夜情就结婚这种事情在她的想法里更不存在,说实在的,她并不觉得自己身体上那层薄膜能代表什么,为了一层看不见的膜把自己弄进婚姻里,尤其在这种保守封建,一夫可以几百妻妾的年头,真是大可不必了。

  她不否认,她喜欢越紫非,因为这层关系,她不介意把自己的清白给了他,可是这种随随便便的求婚……去问猪吧,猪应该会答应。

  “为什么不嫁?除了我,你还有别的男人?”一提到“归属”问题,男人先天性那种“我觉得你应该是我的,你就应该是我的”的地域划分观念就开始很严重的作祟。

  他的语气并不犀利,却有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你不嫁我可以把你绑上花轿。”獐肉飘出香气,他又翻转了下,拿起小刀戳了戳,试熟度。

  “越先生,你好像忘记脚长在我身上,我想跑的时候没有谁抓得住我。”

  “那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他露出一抹狡猾的浅笑。

  “你从来没考虑过要离开我吗?”

  “你是在玩文字游戏吗?用膝盖想也知道现在离开你不划算。”

  “哦?”

  “等你称霸天下,要不也等你金银赚得满僻的时候我再走,这样比较能捞到好处。”

  “那你有得等了。”他的声音里有了真心的笑意。

  “以投资报酬率来讲也没有什么划不划得来,反正瞎猫碰上死耗子,我就赌赌看了。”

  “我是死耗子?”

  “要不呢?”

  “你这张嘴……”

  “我这张嘴还有肚子都饿死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肉吃?”她龇牙。

  刀光一闪,腿肉整只到了她手里。

  “这不是来了。”他笑得温文又儒雅,还有一分宠溺。

  填饱女人的肚子也是男人很重要的义务。

  吃过饭,用厚土掩埋了营火的痕迹,越紫非扛起大部分的必须品,两人继续走着下山的路。

  没错,已经爬过整座险峻山头,往下走的他们早在几天前放弃了那两匹马,徒步行走。

  在冷兵器时代,要发挥最高的机动性,拥有马是一切的前提。

  只是上了山,就变成绊脚石了。

  “趁太阳还没出来,我们赶紧上路,运气好,天黑前也许可以从山路上看见大鲧的灯火。”

  当然,这是在运气好的前提下。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