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小百姓虽然忌讳,但毕竟是天大的消息,加上世族的行径很早就被人诟病着,现下,去了一个大门阀,居然看笑话的人多过同情的。

  繁德儿食不知味的嚼着豆仁,她对这些鱼肉人民,不把人当人看的贵族殊无好感,但也不会落井下石。

  “大消息、大消息!”门外,大声嚷嚷着的汉子一脸喜色,还喘着气。

  “什么大消息,我们现在正在谈着呢。”食客驳了他一句。

  站在大堂中央的汉子用力的挥手,“越氏一门进天牢已经是旧闻了。”

  难道还有什么更新鲜的?

  “什么?”众人都丢下了嘴边的食物。

  “里面的人放消息出来,昨晚,皇上亲自下了密令,将入狱的人,包括越当家和他两个公子都给这样了。”他做了砍头的样子。

  大堂里的人都沸腾了。

  什么?!繁德儿心里震惊,只觉得所有的血都褪出脑袋,一返头,看见一脸铁青僵硬的越紫非就站在楼梯口,身子摇摇欲坠。

  她飞也似的跑上楼,拉住他,“你怎么下来了?”

  他死死的瞪着楼下那些还在议论纷纷的客人。

  “小道消息,不可尽信。”她安慰。

  他一步步走下楼。

  “我记得那越家不是还有个三公子?”客人甲道。

  “多年前就被赶出家门了。”客人乙的消息显然比较灵通。

  “算他好狗运,逃过一劫。”

  “你觉得依照咱们陛下的个性,会放过那个三公子吗?你没听过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关我们屁事,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也没把我们当人看过,多一个不如少一个,少一个不如全没有。”

  越紫非直直的走出酒楼。

  繁德儿赶紧回来结帐,又追着他出去。

  “我要去看个明白。”他终于说话了,坚毅回到他明如泉水的眼底。

  “嗯,我陪你去,但是你得换个样子。”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她活两辈子得到的教训,一直以来,这样的小心,让她躲过不少危险。

  他眼中露出了感激,“谢谢你。”幸好,世界在他脚下崩溃的时候,有她在。

  “客气什么,你忘了,我们可是自己人。”她仿佛不经意又那么理所当然的说着。

  越紫非深深的看着她,眼底升起了大雾。

  “如果你想哭就大声的哭,男人流眼泪也是抒发情绪,没什么好丢脸的。”她拉着他的手,眼神沉静。

  他重重的捏了她一把。

  “我不哭,我要让我的敌人哭。”

  他明明在笑,她却觉得他整个人都空了。

  无论他等一下得到的消息如何,面临家族之难,个人的得失已经不重要了。

  然而,他们不需要刻意探听周旋,来到西城门,就见城门口血淋淋的挂着好几个人头。

  他们也没时间遭受打击,一个像路人的小汉子看似不小心的撞了越紫非一下,掩着脸,低吼了声——

  “快走!”然后匆匆没入人群,消失了。

  是跟着他进城、先去探查消息的护卫之一。越紫非看了眼手里被塞入的条子,捏紧。

  “怎么?”繁德儿警觉的问。

  两人闪到阴暗角落,越紫非摊开手里的条子,上面漂草的写着“有陷阱”三个字。

  “莫非……”两人互相对看。

  莫非那位盖世王朝的老大砍了越紫非全家还不甘心,还想用他家人的人头引诱越紫非这漏网之鱼,来个赶尽杀绝?

  有够阴险。

  “他们既然知道我会来,那么就表示别院那边也出问题了。”

  出问题的意思是他们就算想回也回不去了吗?

  “你别担心,咱们家再穷,只要我有一碗粥,就分你半碗。”看见繁德儿沉默不语,他以为她在担心自己将来的生活。

  这话叫她红了眼眶,但是她戳了戳越紫非的胸膛,“姑奶奶我要吃的可是梦鱼鲍翅,稀饭你自己留着吃顿。”

  越紫非终于露出这两日以来比较称得上是真心微笑的笑容了。

  “你觉得我们要不要直接摸进皇宫,把皇帝老儿的脑袋摘下来?”有人开始出馊主意。

  “砍掉他的项上人头容易,但是去了一个皇帝又会上来一个,这个国家还是不会有所改变。”

  “你的意思是……”不会是她想的那个吧?

  翻天覆地……把这块她早就看不顺眼的地方翻一翻?

  欸,这可得先括括自己的斤两才行,这可不像玩Game over后,还可以读档重新再来一遍。

  关山万里,血火滌荡,这影响可是很大的。

  “他杀了我的家人,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他的声音一分一分的凉下去,在风中冰凉彻骨。

  “好吧,但这会儿,咱们先来商量商量逃生路线,出了城再说。”

  她繁德儿不是那种志在天下、野心勃勃的人,当初为了在这个王朝活下去,她选择栖息在越紫非的羽翼下,想不到这一回,还是为了活下去。

  既然他都豁出去了,她呢,没有第二条路,跟着走就是了。

  越紫非凝重的望着城门口,双膝跪地,接着,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