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我看得让浮屠多给你做几张面具,你的真面目还是留在家里就好。”这绝对是私心,而且说得一点都不惭愧。

  “那我要求公平,你也戴着吧。”

  “连这个也要求公平,这些年你样子变了,个性却没变。”那曾淡薄如冰的眼沉在烛光的暗影中,眸色闪烁在模糊里。

  见他强颜欢笑,总觉不忍,她语气轻快的不在那些话题上打转。

  “这些年,你都做什么去了?我不相信你真的只待在那座山上。”

  “天地宽阔,能去的地方那么多,在一座山里,的确没什么意思,我常趁着师父闭关时到处走,这几年也算看了点东西。”

  “我要听。”她托腮。

  于是,越紫非从高昌葡萄酒,香喷喷的胡麻饼、羔羊烤肉,阿月浑果仁……说起。“怎么都是吃食?”赶紧夹了一口甲鱼肉吞进肚子,怎么听着听着,五脏庙都跟着喊起饥荒来了?

  “民以食为天嘛,再说现在是用膳时间,应景。”他指着满桌菜色。

  “换点新鲜的。”青瓷碗里的羊肉丝汤看起来可口极了。

  “新鲜的来喽。”两人很久没有同桌吃饭了,看着她的好食欲,自己仿佛也有了胃口。

  “快说!”看他什么都没动,繁德儿给他夹了一筷子荤菜,又夹了别的,在他碗里堆成一座小山。

  “譬如……西域宝石,契丹璎珞,于阗的玉,龟兹的横笛、小羯鼓。”

  后来的后来,繁德儿才知晓,越紫非知道的不只他轻描淡写说的那一点点东西那些只是他游历过的地方,在另外一处,他用八年的岁月创造了一个传奇般的国度。

  他看着堆满菜的碗,都只是普通饭菜,但为什么,他有回了家的感觉……

  “对了。”他从宽袖里掏出一样事物,是一个小巧的花鈿,也不知涂抹上什么之后,撩袍来到繁德儿身边,往她抬起的额头上贴了上去。

  “咦?”

  “你给我贴了什么?”她伸手去摸。

  越紫非叫人取来了镜子。

  繁德儿揽镜自照,看见了自己的奴印已经被一枚凤凰模样的花鈿覆盖了过去,那模样,好像多了几分异国风情。

  “喜欢吗?”他问。

  “嗯。”原来他的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个。

  多年前她刚被烙上奴印的时候,想起就会心情低落,常常躲到无人的地方待上半天,后来她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

  “这是鱼鳔胶,可充接着剂。”他拿出一小瓷瓶放进她手心。

  “谢谢。”他的心意,她收下了。

  他们有太多话要说,虽不是能言善道的人,但是重温八年跌右岁月以后,打开了话匣子,时光在他们身上就再也没有隔闵了。

  吃过饭,两人掌灯彻夜长谈,直到月上中天。

  她看看天色,确定外头敲过了初更鼓,伸了伸懒腰。“走吧,我们去看你爷爷。”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忽然不见,因为他看见了奇景,繁德儿当着他的面脱起了衣服。

  片刻,繁德儿已经是一身黑色劲装打扮。

  越紫非按着头,苦笑。

  “你早就准备好了是吗?”

  “我想,只能这样遥祭爷爷,你一定不甘心对不对?反正他们都做得出把你从族谱除名的事情,那你又何必什么都听他们的?人哪,不过是历史洪流里一粒沙子,做不了谁的天,你想怎么做就放手去做吧!”

  越紫非双眼发亮,比夜色还要浓烈。

  忽然,他将繁德儿拥入怀里。

  “小九,我真高兴我遇上的人是你。”

  他的气息喷嘱在繁德儿耳际,浓烈的感情本来以为好好的收藏在心魂深处,一个无人能触及的地方,可这一瞬间,他想全部给予了。

  “我也是。”

  在拥抱的时候,只要想着对方就好,繁德儿隐约的想起不知道是谁这么说过。

  她和一般的女人一样,需要的,就只是寻常女人都能有的怜惜罢了。

  她蒙胧的闭上眼睛,全身感受彼此的心跳还有悸动。

  他们的爱情来了,在也许不是太好的时间点上。

  但是,谁在乎。

  “你的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什么?”华丽的马车并瞥进了朱雀城门,听辗行驶在笔直的驿道上,马车底部,壁虎似的吸附在上头的是蒙着脸,身穿劲装的越紫非。

  “你要说歪脑筋就直接说。”双手双脚也如出一辙勾着底座的繁德儿跟他同样打扮,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想进城,却不想惊动官吏,又要做到神鬼不知,他们站在城门外的林子想了又想,最后看见了这几辆要入城的华丽马车。

  繁德儿灵机一动,于是,他们搭了顺风车。

  不过这顺风车一点都不舒适,马车颠窍,颠得她头晕脑胀、眼冒金星,巴不得赶快下车。

  不知道那些一路暗中跟着他们,似乎是越紫非手下的人如何入城?打从离开别院,她就感觉到有人跟着他们,可又没有敌意。

  “你,有智谋。”越紫非轻轻说了句。

  她听见了,眨眨眼,毫不客气的领受了。

  “不过这不是在赞美你。”

  “嘎?”

  “办法不错,可是你一个女孩,这么危险的动作,你最好给我抓牢!”一上车他就后悔了,后悔答应用这冒险的办法,她要是一个体力不支……他会后悔到老死。

  “马后炮!”她吐舌头,扮鬼脸。

  “你啊。”真是拿她没办法。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