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于是他在征得了繁德儿的同意后,把她前世非常普通的小甜点卖了个翻天。

  她还随口说了说:“这地方不知道有没有芒果,要是有就好了,天青,你知道吗?芒果冰沙、千层芒果蛋糕……都是会叫人口水直流的好东西啊。”

  只要有芒果,其他步骤都是可以克服的啊,谁叫那个越紫非什么都没有,就是银子最多,现在家里她是老大,她想怎么花谁敢作声。

  反正那个一出去就像丢掉的混蛋也说了,这一家子的钱随便她花,要是能花光,算她能干。

  她怎么能违背那个一去就不知道要回来的混蛋的托付,当然能有多用力花,就给他多用力花喽。

  只是不知道是她功力不够,还是手底下的人太能干,据帐房说,这姓越的家产是越来越多了。

  天青看见提到“芒果”的繁德儿时,她还是一点也没有女孩样的小姑娘,她的脸上微微地露出向往,甚至在回昧着什么……

  他当时看了怦然心动。

  但也只是瞬间,他立刻杀死心里不该有的念头。

  “小姐,您可以详细把那个芒果的模样说给小的知道,方便我派手下们去找,如果有着落也许我们可以种在自己的田庄里,收成后做成您说的千层芒果蛋糕,大鲧的人爱新鲜,也许能赚钱也说不定。”

  繁德儿笑得很开心,她拍着他的肩膀,就好像哥儿们。

  “天青,我看人的眼光不错呢,你不只有经商才能,最厉害的是你对商机的嗅觉,非比寻常啊。”

  她的手很小,贴在他的肩上,那温度渗进了衣料,滑入了他的皮肤,他脸上可疑的红了……

  想起过去,天青又局促了。

  不过,繁德儿的声音很快让他清醒。

  “你怪她做什么,是我一进门就喊渴,她不给我茶,能给什么?”

  一家之主挥挥手让小丫头进去,免得恶魔女管家婆哆嗦个没完,把青春拿来听她发牢骚,那多划不来。

  她随手把如烟拿来的乳酪直接送到天青手上。

  “先吃点这个填肚子吧,如烟,你让人把早膳直接关到正厅来,也要准备天青的分。”

  “小姐,这不成。”准备天青的分绝对没问题,可是在正厅吃饭,这是哪门子规矩?

  “我懒得动了,你行行好吧。”她双手合十。

  “都怪浮屠,什么河西走廊的战马非要他去挑不可,那什么走廊可是远在天边,他一不在,猴子就作怪了。”如烟抱怨。

  浮屠坐镇家里头的时候,起码猴子还惧他几分,他这一出远门,猴子的分寸高低都没了。

  “猴子大王我肚子饿了,王母娘娘的蟠桃我不希罕,来点什么好吃的吧。”她诞着笑,跳起来就想去拉着如烟的胳膊撒娇。

  浮屠不是去玩,是去管她在河西走廊的大草原上拥有的上万匹战马。

  会派浮屠去,是河西走廊那上万匹的战马天青管不来,而且他在大鲧的产业就已经够他忙的了,把人都榨干了,可不是她所为。

  浮屠曾是军人,他懂马,战马和普通的马匹最大不同就在于,普通的马匹中全站只里也不见得能挑出一匹能上战场的好马,如今有上万匹,叫人瞠目结舌的数量,浮屠仍管得轻松愉快。

  专业人才就要各司其职,这样才能物尽其用……呃,不,是人尽其才嘛。

  更何况这些年,她师傅不也管习惯了,不放他出去溜溜,他的心还会痒呢。

  她这是孝敬师傅的男类法子。

  略过天青在别处的产业不提,单单就马匹数量,而且还保证每一匹都能随军远征,繁德儿只拥有这一项,就简直可以说富可敌国了。

  “得得得了,别来赖我,我去弄就是了。”如烟暗自大叹了一口气。

  这么惫懒的主子真是长了眼睛没看过,即便从来不做姑娘打扮,但骨子里好歹是个货真价实的女儿家啊,这……这以后要怎么嫁人啊?

  繁德儿回来落坐,往嘴里丢了个小零嘴。

  “欸,又让你看笑话了。”嘿嘿。

  “怎么会是笑话,小的希望小姐永远保持现在活泼动人的模样,这是大家的幸福。”

  “确定是幸福不是大家的恶梦?”她闲闲的吃小点。

  “就算是恶梦,也会是这辈子作过最值得的一场梦。”他眼神真切热烈,像有松枝的火把烧着。

  “好吧,你这好听的话我收下说吧,我听着,有什么事不能派信鸽、遣人送信,要这么心急火僚的赶回来。”她不以为意的挥手,要天青言归正传。

  天青放下舍不得吃的奶酪,表情严肃了起来。

  “要乱了。”

  “要乱了?”

  “嗯。”

  “这几年,这世道,还不够乱吗?”

  战争,是大人物掌中棋耍戏,谈笑间攻城掠地,战场却是小人物面对的修罗场,战火侵袭下,人事物剎那灰飞烟灭。

  这些年,盖世王朝宫方版本再怎么说是歌舞升平,小老百姓的苦楚,明眼人都看在眼里。

  皇帝好战,连年对外用兵,国库空虚。

  国库空空,世族撒手不管,皇帝不省心,老百姓就惨了,征税的名目多不可数,加上涝旱一起来,百姓要平安没平安、要吃食没吃食,许多过不下去的百姓,带着一家子离去,老人、小孩死在家里,或是不甘愿的进山里,当了盗匪,起先劫劫财,糊口饭吃,后来野心膨胀了,财色人命都不放过,形成了一害。

  苛政猛于虎。

  “我们有良心会这么想,那些门阀外戚,散居各地的藩王可不这么想。”天青的生意很大,无论水上、陆上都有他的人,消息自然比所有的人都灵通。

  “怎么,以前只是地方上起来闹一闹,这次连藩王也想要分一杯羹了吗?天青,消息正确吗?”饭菜丫鬟们流水般的送了上来,她却什么胃口都没有了。

  “正确,以前藩王兵力不足,了不起就也浪费财力、物力往京城大动干戈的跑上一趟,成不了气候,但是这次,王氏一族暗中出了力,小的看来,情况和以前有所不同。”这才是他担心的地方。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