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而她能这么快活的出门,全都归功自己要浮屠做给她的人皮面具。

  这一年中,他单调的生活里充满了她。

  而他也发现自己很熟悉她的一举一动,这间阁子充满她的气息,她每天卯时进门,叫他起床,他要是稍微赖个床,热烫的巾子就会往他脸上招呼过来,烫得他龇牙咧嘴,她却若无其事。

  她收碗盘,总是先收汤碗,再收菜碟子,最后是筷子,有时候他在做别的事,只听声音就能猜出她在收哪个。

  她没架子,凡事会替别人想,几乎是每一次都顺手把食盒带回厨房,为的,就是不让那些下级仆人们多跑那么一趟,她没说的是因为体恤紫气东来阁距离下人房还有厨房很远。

  她总是说,多跑几步,有助于她的腿力,却从来不提自己的心好。

  她,一个奇特的女子。

  但是师父已经派人来催促了。

  为了她,他已经延迟了一年上山。

  长痛不如短痛吧。

  他离家的那天风很大,大到会令人眼睛睁不开。

  他没有要求繁德儿来送行,繁德儿也没有向他告别。

  遥水小宿的阁楼上,繁德儿勞勞独立,长发被风吹散,如漆黑的蝴蝶一样漫天狂舞。

  她没看见,骑在马背上的越紫非曾回顾,他目光深沉,好像有什么东西隐藏在下面,那么深,深得让人无法去碰触。

  他们都没有察觉,因为那样相濡以沫,不离不弃守候着对方,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对方的影子都渐渐放了下去。

  离别,太痛。

  不如遥望就好。

  转眼八年光景,稚嫩的娃儿,渐渐成为十九岁的少女。

  翻飞的马蹄带着淡淡的烟尘从路的一方直奔至别院大门前,马背上的人也不等马停,径自跳下了马背。

  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马儿自己停下蹄子,转回头来温驯的打了个响鼻,热气喷在她手心上,这人马的默契可见一斑。

  “才跑那么一圈回来就想邀功,想吃糖啊?我今天忘了带怎么办?”她娇笑,红扑扑的脸蛋,两边嘴角微微翘起,就像一只眯着眼犯懒的小猫。

  雪白的马嘶鸣了声,继续赠她。

  她被蹭痒了,笑了出来。

  “嘿,别急、别急,早就给你准备了。”

  身穿藏裙墨绿象牙间色衣衫,一副男子打扮的繁德儿打开手掌,两块饴糖马上被白马的舌头卷进了嘴里。

  “好吃吧?乖白雪。”

  马儿的蹄子倒了下,表示认同。

  练武、溜马已经成为繁德儿一天的开始。

  “小姐,您回来了。”从偏门匆匆出来的小厮接过马缰,恭敬地低着头。

  “嗯,它跑了仙女城一大圈,带下去好好给它梳洗梳洗,别忘了饲料。”

  “小的知道。”

  马被带了下去,她拍拍身上的灰尘,进门。

  “小姐,您可回来了。”巴总管身边是一个斯文略带苍白的男人,但他眉目干净,于身月牙色的长袍,是出门经年,少归的天青。

  “咦,天青,你回来了?这么早。”寅时刚过一刻,这不是他向来回到这的时间。

  “小的连夜起程的。”

  这些年他被主子派驻在大鲧,除了每年除夕前会关注别院一次,其他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往来消息多是派人送信。

  “你这性子也不改改,小姐刚从外头回来,别说汗没擦上一把,等换下一身衣服,用过膳,有话慢慢说都来得及。”巴大贝碎碎念着天青。

  “事情真的很急。”天青看了繁德儿一眼。

  “你的急事最好有天塌下来那么严重。”

  “比天塌了还麻烦啊。”天青看了看小姐,又噤了声。

  “进屋里说吧。”看着越发清醒的天青一眼,她踏上台阶,进了正厅。

  小丫头马上端出了繁德儿喜欢的胭脂茶。

  “小姐还空着肚子呢,一早喝什么茶。”如烟随后捧着一漆盘的奶酪盒子,怪小丫鬟不会看眼色。

  小丫鬟差点跪了下来。

  这些年,别院除了鸡鸭还养了乳牛,有了牛乳,她说想吃奶酪,把作法说上一遍,如烟的巧手就把奶酪变了出来。

  可是这种东西好吃归好吃,没有冰库怎么都不耐放。

  冰库别院是有现成的,至于制冰,找来硝石,她要的奶酪加冰,绝世夏季冰品就出炉了。

  别院的老老少少人人有分,人人吃了惊艳得要死,大家尝过一轮以后,天青决定了,这种好东西要跟好朋友一起分享。冰块不是家家户户用得起的,乳牛,闻所未闻的人更是多得很,这样好吃到让人觉得幸福的点心怎么可以不拿去卖来赚钱?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