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这负气的喊声看在越紫非眼里,嘴角诡谲的弯了起来。

  她对他也不是没感情嘛。

  繁德儿见他还笑得出来,头发都竖起来了。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然后半路发疯吧!

  “不急,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我从来不接受人家拜托。”她气得不轻。

  “听我说说看嘛。”

  这种柔软的口气,这家伙是在哄人吗?

  “说吧。”心马上软了一块。

  “这个家就拜托你了。”

  她把手搭上他的额头,再摸双耳,又按了他的脉搏,一脸难以置信。

  “很正常啊,没烧没热,可怎么说这么奇怪的话?你又不是不打算回来了。”

  拜托,在这别院,她压根是个外人好不好,把这个家托付给她,不像是脑袋清明的他会说的话。

  “别妄自菲薄,除了你,我不以为还有谁有能力扛起这样的责任。”

  “这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越紫非,在这个家,我只是个跟着你屁股回来的食客,巴总管呢?方婆子呢?他们随便一个资历都比我长久,要替你扛这么大一个宅子,随便哪个人经验都比我多。”

  “没办法,我就中意你一个怎么办?”自从遇见她以后,他就变得很爱笑,可这笑里怎么看都多了几分狡猾。

  “神经!你信不信你前脚踏出大门,我后脚马上跟着出了后门?”她大怒,却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只因为这消息来得太突然吗?

  她梀然一惊。

  她历经再世为人,有什么好想不阔的?

  人生聚散如浮萍,世事多变,就像掠过指尖的风,抓都抓不住,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相伴她一整年的人终究要回到他自己的轨道路线去了。

  这有什么不对?

  ……但是,有没有什么可能让他留下来?

  她又惊。

  为什么她非要他留下来?只因为这三百多天她得到的温暖?她舍不得放手?人真自私,她也是。

  她整个慌了。

  只是相处一年的人,她居然就搁下了感情。

  就因为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间生冷酷的朝代,然后有人给了她温情,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沦陷下去了?

  繁德儿啊繁德儿,你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你真实的年纪已经二十六了好不好?

  前世到底是怎么死的,不就因为太信任别人吗?

  换到这个地方来,你又重蹈覆辙了吗?

  这该死的心软毛病!

  “没什么不可以的,那就让天青、浮屠,还有你走到哪跟着你走到哪的那个啰嗦丫头别院所有的下人都回老家去吧!”他从来都不是阴险小人,只是偶尔工点心计。

  “别逼我。”

  “我又不是要逼良为娼,再说了,这叫托付,不是逼迫。”他应答如流。

  “你不知道跟着一个无用的主子,下人的命运会有多惨吗?”

  “所以,我这不是在替他们找一个‘有用’的主子了吗?”

  “越紫非,我发现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不知道为何,他就是喜欢捉弄她,想使唤她,要不就逗慌她,或者看她跳脚咆哮的样子。

  “我知道,自从遇到你以后,混蛋就变成了我的代名词,下次我要去向我娘告状,说你总是在私下偷偷骂我。”讲到这里,他突然伸出手抚上了她的脸,繁德儿一哆嗦,马上退了好大一步。

  “你不要脸,都几岁的人了还向娘告状!”繁德儿战败,溃不成军。

  “那我就当你答应了。”她的个性很好拿捏敲打,表面强悍,一颗心其实柔软得一塌糊涂。

  最重要的一点,她的肌肤摸起来触感好得像剥光壳的鸡蛋。

  他喜欢。

  “你这些家产要是被我卷款潜逃还是败家败光了,你就别哭!”他敢给,她有什么不敢接的!

  “欢迎你用力的花。”

  她逃之夭夭,这回,繁德儿大败,连原本提着的食盒都忘在角落。

  “怎么?这样就要走了?”他还在笑。

  “哼,我很忙,我要回家收衣服煮饭打小孩!”

  根本是胡诌嘛……

  越紫非瞧着踌躇间已经跑得远远的背影,又低头瞧瞧早就凉了的茶血,再看看这屋子,唇边笑容褪尽,眼里的深思默默沉凝了起来。

  对他来说,这是非常奇特的一年。

  和原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同住一栋别院,这别院,还是他私有的宅邸,就连兄弟也不给进的宅子。

  再说了,她每天穿着男装到处乱跑,与他向桌吃饭,一从浮屠那里学到什么新奇的功夫,马上跑来演练比划给他看,又或者脸带心虚的跑来问他能不能收容她在街上撒到的小动物,甚至偷偷塞银两给穷人……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