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她又不是那些每天必须上早朝的大小官吏,要为五斗米折腰,而且天塌了也有高个子的人顶着,她说不起来就不起来!

  “您得去主居伺候少爷盥洗,陪他用早膳,您忘了?”少爷昨夜耳提面命要她不可以忘了叫小姐早起,这么重大的事情,她哪敢忘。

  “最好他是有这么早起来啦。”

  从来没有起床气的她很不情愿的掀开被子,乱糟糟的头发呈现在如烟的面前。

  她很快为繁德儿抹脸、漱口,用军梳为她梳顺了头发,接着又里里外外的给她换上衣服,等到整理妥当,这才把人推出门。

  每天睡到自然醒的美梦在重回遥水小宿的第一天就破灭。

  没道理、没道理。

  水阁外面的玉兰花已经娉娉婷婷的绽放,恣意伸展的枝干上,每朵花都有瓷碗那么大,色泽白润,即使是在曙光乍现的凌晨,那隐约的轮廓和美丽,一点也不输给白天。

  繁德儿看着被花朵压到低垂的枝桠,很顺手的摘了一朵香喷喷的玉兰花,放进袖子里。

  同时,被如烟拉着往前走的她不禁一路腹诽那个莫名其妙心血来潮、改变心意要她过去伺候的越紫非。

  其实推敲后,这道理也不难想通。

  说穿了,那个奸诈小人越紫非,根本是变着法子监视她,不让她有半夜爬墙逃走的机会。

  她讲话就那么没有信用吗?她说不走,就不会走的。

  来到紫气东来阁,如烟轻轻的敲门,“少爷,小姐来了。”

  “嗯,进来。”

  咦,真的醒了?

  如烟没有招唤不能进主子的门,她只能偷偷叮咛,“小姐,万事小心啊。”

  “知道、知道,他不会吃了我的。”她不以为意。

  跨进门里,主居的布置一目了然。

  繁德儿只能说这里的家具摆设都非常大气,偏厅敞阁的转角,可见各式各样的上等瓷器,随处可见鲜册的奇花异草,刻纹都有来历的酸枝木桌椅,大小物品看起来都非常的有质感。

  他没有亏待她,自己也很会享受。

  一个青衣小厮端着洗脸盆从越紫非房里出来,从她身边经过,尾随在他后面的是一脸清爽的越紫非。

  “你来了?”

  “嗯。”

  “说卯时要到,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即使是家常服,也是锦衣玉带,她再多看几眼,老实说,他真是个衣架子,无论穿什么都好看。

  “不知道,你们这里都用沙漏看时间,我看不懂。”

  “连沙漏都不会看?也对,你应该也不识字。”她的出身,能要求什么?

  不对,她要不识字,前些日子她还要人到书库去拿书看?不识字的她还会看王朝地图……呵呵,真是说谎面不改色啊。

  繁德儿不去争辩这个。

  女子无才便是德,随便他怎么去想好了。

  “可惜了——”他声音拖得长长的。

  “可惜什么?”没人叫坐下,她很不客气的自己来。

  “我发现你虽然会一些格斗技巧,却是一丝内力也无。”

  “那又怎样?”内力,她的确没这东西。她会的拳脚功夫都是从格斗学校学来的,学校什么都教,就是没有教内力、真气这门东西。

  一颗子弹就能解决的事情,又何必浪费时间去学什么内力?

  但是在这块没有枪械子弹的地方,没有真气内力,她那些技巧就等于花拳绣腿,一毛不值吧。

  想在这块土地上立足,唯一的办法就是要让自己变强,拥有强悍的实力。

  武功,绝对是必要的。

  “我本来打算叫浮屠教你如何运气,传授你内功心法的,可惜,你不识字,男女又授受不亲,我总不能让浮屠手把手的教你认穴……”他一副可情了的神情。

  “谁说我不识字?”丝毫不觉得自己跳进某人挖的坑里头,赶紧跳出来承认。

  “哦,你识字?”

  “拜托,我起码有大学的学历好不好。”还好这地方用的文字不是隶书、草书、小蒙那些歪七扭八的字体,普通的文言文,看习惯了的繁体字,一点都难不倒她。

  “大学学历是什么?”

  “反正……我读过书就是了。”

  “你读过书?”她还能叫人更惊讶到哪里去?

  她所有的一切都脱离常轨,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起先觉得她敏锐聪慧,令他惊讶探究,一段日子下来,她表现出来的,越发叫人惊艳、着迷,她,让他中意得不得了。

  现在,又再度惊艳。

  她是一本教人怎么读都不会厌倦的书……

  “我们那里的老老少少几乎都读过书,文盲几乎不存在。”

  “你的家乡究竟在哪里?”没有文盲的国家,世间有这种地方吗?

  “反正也已经回不去了,说了,也没用。”回去,怎么回去?她那支离破碎的身躯还在吗?还能喘气、还活着吗?

  恐怕早就成为一堆白骨了。

  “你身上的谜题太多。”说怪话不是头一遭。没有文盲的国家,很难想象。

  “不是谜题,只是说出来很难叫人相信,为了保住我这条小命,还是不要说比较好。”她已经是奴人了,再被当成妖人,就地行刑那种没人道破习俗真的不必了。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