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咕,她没那么厚脸皮好不好。再说,那位二爷会不会再来找越紫非麻烦,还是个未知数……总之,这里说什么是不能留了。

  “你不会是担心越彦会回头找我的碴吧?”第一次出走是她自愿,这一回,她还是要走,理由恐怕没那么简单。

  “你又不是没本事的人,我干么要怕那个混蛋去而复返?”她昧着心否认。

  “知道我有本事还敢走?你放全站二十个心,那家伙跟我大哥本来就斗得不可开交,短时间内他不会再有兴趣来这里找我这个处于劣势的兄弟。”

  两个有强烈权力欲望的兄弟,冲突的结果,要不是两败俱伤,要不就是舆国公府世族的溃亡,谁也讨不了好。

  “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啊?”早知道就不要当面夸他,这尾巴翘起来啦。

  不过,他真可怜,出生在贵族世家中,兄弟晴斗,家人不亲,这样的他跟孤儿有什么两样?

  甚至,比孤儿还要可怜。

  “反正,没我的命令,你不许走就是。”他牙齿咬得咯咯响。

  之前不告而别,他已经不追究了,现在又想一走了之?

  虽然说她的回头可以解读成因为担心越彦来找他麻烦,所以才良心发现回来,要不,这时辰她恐怕已经出城去了。

  但是,既然回来自投罗网,哪有再让她走的道理。

  想走,门都没有!

  她出现在他生命里,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又招呼也不打一声的就走,她把越家别院当什么?把他当什么了?

  客栈?免费宽大头吗?

  随便都可以,唯有这次不行!

  他原来没打算见越彦的。

  本来三兄弟感情就不是多和睦,但他在府中的时候,表面的和平还是能维持着。

  明明他那大哥是最有希望的继承人,却按捧不住对权力的渴望,不放心的想杀他。

  最可笑的是,想敬他也该想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居然以为这样就能除掉他这眼中钉、肉中刺。

  更好笑得是,他那愚蠢的大哥为了自己在舆国公府的地位,为了事那世袭的地位,在派人刺杀他失败后,居然露得连露个面都不敢,只敢指派那傻乎乎的二哥来探听他的死活。

  他没义务满足兄长那虚悔的刺探。

  他的心防向来建筑得很好,却在乍然听见下人说她出现时,瞬间破功,连外套都没披就踏出主居。

  “你别老套的跟我说是因为舍不得我”她笑得很痞。

  “你想得美……你这段时日,在我这里的吃穿花用,我每月替你支付的下人月薪,就这两笔开销,帐还没结清,现在,你又欠下我一个天大人情,你好意思这样拍拍屁股就走人?”

  越紫非完全不像他作风的讨起人情来。

  这很叫人错愕。

  “我不相信你这么缺钱用?急到跟我讨债?”

  她要是没完没了的继续在这间别院住下去,那照他计算的那些花用,岂不是永远没有还完的一天?

  被他打包回来,他本来就该供她吃喝,现在怎能来要帐?当初不情不愿的被他挟持回来,这笔帐,她可是还没有跟他算呢。

  “当然也不是不能商量……”他吊起繁德儿的胃口来。

  “有话快说!”

  “以后不许再不告而别。”越紫非说道。

  她很认真的看了他一眼。

  “就这样?”

  “嗯。”

  “知道了,姑娘我说话算话。”

  “是睁眼说瞎话吧!”

  “不信拉倒!”

  “那还不进去?”他率先往屋里走。

  繁德儿一步一步跟着他往里走。

  她突然明白他非要她留下来的意思。

  天下虽大,可在盖世王朝里,没有他的庇护,烙着奴印的她寸步难行。

  这样弱小的身躯,求生谈何容易?

  这个瞥扭的贵族少年,对她这番说不出口的心意……他其实,是个好人呢。

  这样的大恩,她搁在心底,日后,再来图报吧。

  “小姐……小姐,该起床了。”

  “唔。”下意识的把被子拉高,阻隔噪音。

  “小姐,再不起来就来不及去主居了喔。”太过尽责的丫鬟如烟也没敢拉高分贝的叫人,只是一而再的轻喊。

  “唔……别吵!”既然回到遥水小宿,睡在习惯了的大床上,自然要给它睡到个每天自然醒才不会不敷成本,这会儿她都还没睡够呢,如烟鬼叫个什么劲?

  “小姐……”

  唉,看起来以后她得好好尽尽主人的本分,教教这丫鬟什么叫适时的放弃。

  “什么时辰了啊现在?”从被子里传出的声音模糊不清。

  “不到卯时。”

  不到卯时?那不就凌晨五点左右,这么早挖她起来做什么?

  “我多睡一会儿,就算天塌下来也别来吵我。”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