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注册


  浮屠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但也没有多迟疑,“属下遵命。”

  “记得,从今天开始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了,小九就是你的主子,保护她的安全是你一生的职责。”

  浮屠错愕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低头答应。

  “欸,我可没说要!”又擅自决定她的将来,独裁!她一点都不想感激他给她这份看似好意,其实会阻碍她离开的“礼物”。

  “你不要也不行。别小看浮屠,他还没有入府以前是名动江湖的逍遥客,逍遥一剑,剑逍遥,要不是我爷爷有恩于他,想把他延揽入府,是不可能的事情。”

  繁德儿感兴趣了。

  她站起来绕着浮屠走了一圈,然后抬起嫩嫩的小脸。

  “浮屠你到底几岁?”

  他有张老起来放的脸,可以是三十好几,也可以是二十出头,她实在不会猜人家的年纪。

  要在江湖上闯出名声来,要不一战成名、要不年高德酌,拿时间换名声,他属于哪一种?

  一抹窘色飞过浮屠的脸。“二十一。”

  才二十一,果然,单看一张脸是不可靠的。

  “怎样?满意吗?”越紫非问道。

  “满意、满意、满意得不得了。”她回座把碗里的饭扒完,用很敷衍的声音回应越紫非,然后又想到什么似的抬头对着浮屠说:“一起来吃饭。”

  “属下不敢。”

  “什么敢不敢,人多,饭才好吃。”

  “属下有职责在身。”浮屠冷汗直流,偏偏他的前主子还在笑。

  “是吗?你先下去吧,我有事会叫你。”

  浮屠松了一口气,消失得比风还要快。

  越紫非摸摸她的头。“单独跟我用餐,胃口不好啊?”

  “你啊,”挥掉他的狼爪。“钻牛角尖,无聊!”

  于是,繁德儿的身边剩下一个坚持不肯走,已经过了婚配年纪的丫鬟如烟,一个以为自己会失去饭碗被赶出别院,没想到换来顾门肥缺的天青,和武功不知深浅的浮屠。

  这些人,谁也料想不到将来,他们都会因为繁德儿这个完全不知道来历的人,改变了生命的轨道。

  也不过几天工夫,积雪退了,到处可见枝头上有绿油油的芽儿。

  春天的夜晚,夜色寂寂,空气里飘荡着幽幽的花香。

  暖炕上的繁德儿悄悄的掀开被耨,身上居然是一身夜行衣,男装略显宽大,但是她多穿了几件衣服在里面,让衣裳看来合身多了,头上用同色系的发巾和发带束起来,活脱脱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小童。

  在碧纱厨留夜的如烟睡得熟,她从床头拿起早就准备好了的包袱,确定靴子里的匕首,腰际皮革包里的绳索、火石、铁丝三路车,物都齐全,这才打开窗户,见四下无人,猫儿似轻盈的跳了出去,又在草丛中蹲了一会儿,再钻进树林子,林子的尽头就是别院的偏门。

  这路径她已经不着痕迹的来探勘过好几遍,也掐好府卫巡逻换岗时间,所以走起来一路愿畅,没有阻碍。

  别院有两个偏门,一个走水路,也就是她初到这里那条路,另外一条,是仆人们买菜、叫货、倒夜香的地方。

  偏门管辖松散,于是她很简单的翻过门墙,然后开始飞奔。

  以前的她擅长野外奔袭,所以也让这副身体练得一副好脚力,就这样疾奔了半个时辰,确定没有人跟来才放缓脚步,认准目标,慢悠悠的往南城门而去。

  也不过子时过了一刻,街道上已经没有人烟,只听见巡更人的榔子声,片刻又归于宁静了。

  直到这里她才想起来,这年头是有宵禁的,这时别说进不了城,也出不去,那怎么办?摸摸鼻子再回去?

  不要,好马不吃回头草。

  唯一的法子就是守在城门下,干耗一晚,等明天一早城门开,再出城了。

  打定主意,正想找个什么地方蹲,却听见天摇地动般的马蹄与车轮声渐渐往她这边急奔了过来。

  这个时间点,居然有人能入城?

  能让城门卫兵打开城门的人不会是什么小人物,在这样的暗夜,劳师动众的进城,到底为什么?

  她迅速躲进暗处,紧紧把自己缩小。

  十二匹车马队从她眼前过去,后面的轻甲兵也不少,杂杂迟迟,而且那方向……马车的去向是刚刚她走过的路?

  而没有一家住户敢开门出来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一盏灯被点亮。

  这样的世道,大家都抱着自扫门前雪的态度吧。

  也难怪,乱世里,谁也不想一出门,莫名其妙惹怒谁,脑袋就不在自己身体上了。

  马车终于过去后,一切归于宁静,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她望着马车方向,微微皱起了细细的眉毛。

  就说别自己吓自己了,就算他们的目的地是别院,别院里的兵丁少说也有上百个,寻常盗贼之流的还动不了他们。

  怕只怕……那么华丽的马车里不是强盗那一类的人。

  甩掉脑子里过多的OS,她继续自己的离家出走之路。

  可是——

  越紫非好歹是她的朋友吧,这样事不关己的走掉,这种事,她做不来。

  无论那批人是不是要往别院去,她还是要回头去确定一下才安心。

  于是她毅然的转回身。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