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踩在一块巨大的羊毛丝绒地盘上,大丫头亲自服侍她脱掉外衣,又拿来家常大楼伺候着穿上,二等丫头则早早在吭上铺了厚厚的软垫,括着,等她在炕上坐下,又送上手炉,不久,又有丫头递巾子擦脸,捧来水果茶。

  看着他们有条不紊的张罗着,明明该享受这种连一根手指头都不用动的日子,富贵悠闲,她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就她住的这个独立的院子来说,有两个管事嬷嬷,一等丫头三个,二等五个,三等五个,还有负责跑腿使唤的粗使丫头、针线浆洗一洒扫的婆子若干。

  什么叫若干呢?也就是全部加一加大约等于三十个人了。

  三十个人,整天绕着她一个人团团转。

  她决定要抗议,她受够了!

  坚持自行沐浴更衣后,她让全部的仆人都下去,没有吩咐,一个都不许进门,然后派了一个小丫鬟去把巴大贝巴总管请过来。

  半炷香后,匆匆到来的巴总管又匆匆的离开了遥水小宿。

  她缓缓的躺在炕上,两手伸直,扳了扳指节,扯掉了额头上的丝白带子,刘海因为扯动,微微地往两旁滑了过去,露出奴印。

  终于安静了。

  无论是大小丫头还是那些婆子,只要看见她那永远抹不掉的印记,没有不变脸的,就算因为越紫非的看重,没有人敢指着她说三道四,但那些她背过身子后的窃窃私语,还是让她烦躁。

  她是个很普通的人,喜怒哀乐就在那里,她做不到明明听到还要装作没听到,她也不是那种非要过茶来伸手、饭来张口日子的生活白痴,所以,她知会了巴总管,她从今以后不需要婢女。

  前些日子,她安静待在这院子里,吃好睡好,每天不间断的运动,不出门、没有任何行动,但这不代表她对这个院子以外的情况一无所知。

  她让大丫鬟找来大量有关这个王国的典籍、史书,连碑官野史、游记也找来翻阅,终于大致了解这块大陆的历史轮廓。

  这块大陆,在历史的长河里,五百年前曾经有过极为辉煌的朝代一统过河山,雄才伟略的王者不只开拓庞大的疆土领域,甚至将最彪悍的县族远远逐出物产丰饶、土地肥沃的西北端,国土广里,就连处于未曾探险的蛮夷之邦都俯首称臣。

  可几百年前,藩国叛乱,不世帝国分裂成为数个诸侯王国,在经过不断的混战,两百年前终于形成四分天下的局面。

  东有始国,南有排云,冰天雪地冻土有是神族后裔的雪族人,以及占有西部和北部大半土地的盖世王朝,成为天下共主。

  此外,东南的百奴残余,在加上南疆沿海蛮人,构成了这魉魅魉魉人心的一方乱世。

  现在,四国表面虽是平静,可暗地波涛汹涌,排云偏安一隅,东始内部不清,女皇和诸皇子争权夺位,虽然没有即时性的危机,但一日没有改善方法,就难以四顾,而盖世王朝后方虽有辽阔平原,巨大粮仓,但是君王昏庸,氏族互相箍制又互相依存,明地暗里,危机若隐若现。

  这样的历史,不明的地理山川轮廓,完全颠覆了她在原本时代对历史的认知。

  到底是她如今所处的世界历史才是真实?又或者是真的有无数时空在平行前进,而且互不影响?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她终于稍微平复了的心情,又因为这笔糊涂帐紊乱了。

  其实身为特务的她何尝不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如看起来那么简单,超能力实验室里对大众隐瞒的特异功能地下组织,能飞詹走壁,把高楼当平地来去自如、神出鬼没的高人,甚至许多人言之凿凿的外星人……你觉得它科幻吗?很多时候,这些人事物真的就存在我们生活中。

  她终究接受消化了她看到的这一切。

  她捏了捏拳头。

  如果,她真的必须在这块陌生的地方活下去,那么就要想尽办法活下去。

  “我听说你把伺候的人都撤了?”

  别院的晚膳向来是开在各自的院子里,不过,今日开在主屋。

  大户人家向来重视饭桌上的规矩,一般来说,繁德儿是没跟越紫非一一同吃饭的资格的。

  下人们对看了一眼,都在各自的眼中看到疑惑。

  但是再仔细想想,主子连空下来许多年不许人入住的遥水小宿都拨给她了,同桌共食又算什么。

  “嗯。”

  扒饭夹菜,她的胃口一直都很好,之前那段饱一顿、饿三顿的生活为她带来影响,现在的她只要有得吃,就会吃到吃不下去为止。

  “他们伺候得不好,可以再换一批,换到你满意为止。”夹了一筷子荷叶包鸡到她碗里,见她吃得香,他似乎也有了好胃口。

  “又不是割主菜,割完这批换那批。”这混蛋又不把人当人了。

  “奴才不都是物件,有这么严重吗?”今日的她穿着一件樱桃色的裙子,上面一件狐皮小马甲,看起来粉嫩可爱,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她看起来胖了些,顺眼多了。

  繁德儿一点胃口也没有了,放下饭碗,睐着神情有几分任性肆意的狂妄、几分目中无人的傲慢的越紫非。

  他还是那个横着走路,鼻子看人的傲少年,根深蒂固的阶级观念,不是她可以扭转过来的,这地方、这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我不喜欢被一堆人走到哪跟到哪,一点自己的时间也没有。”她自己也曾经是他口中的物件呢。

  “自己的时间是指练武?”

  瞧,她无论做什么,他不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有巴总管那个大嘴巴在,她怀疑,这宅子里的大小事情他有什么是不知情的。

  “可以这么说。”

  “身边没有人伺候着怎么可以。”

  “如果你非要在我身边放个人才安心,那么就把那个被你这位公子爷当梯子踩的小厮给我吧。”

  “他有什么用处?”

  “天生我材必有用,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别的用处?”

  “就如你所愿吧。”如果是她想要的,他愿意给,另外……“浮屠。”

  不知道守在哪里候传的浮屠立刻回应,“少爷?”

  “进来。”

  亲卫头子出现了,“少爷有事吩咐?”

  越紫非说得慢条斯理,“以后你就跟着小九小姐,在能力范围内指点她一点防身武功。”不喜琴棋诗书画、不善女红烹饪刺绣,喜欢耍舞弄枪,这样的她,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

  真叫人期待。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