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他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这是大环境使然,而且,一个人要在这样的世道活下去,必须先有能力保护自己,当人都自顾不暇的时候,什么都是空谈。”

  “你根本是随波逐流。”

  这些生来就比别人好命的名门贵族,是无法体会在贫苦和困境中挣扎求生存的痛苦的。

  “我从来没有自诩清高,水至清,则无鱼,想在这乱世里如鱼得水的活下去,不光彩的事情,踩着别人的脊梁骨的事情,我做的可多着了。”他看得见她眼里的鄙视,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惭愧。

  这年代,与皇室作对,意味着与一个国家的政权为敌。

  这年纪的他,能力还还远不够……但是,哪个战将不是浴血奋战,慢慢站稳脚跟给自己撑起一片天的?

  他以后也会有自己顶上一片天的,那时也才有能力做改变。

  繁德儿默然。

  这人,并没有自己曾经认为的那么讨厌。

  起码,他诚实。

  越紫非示意那奴人退下。

  她带着一脸不快上了马车。

  舒适的温度,铺了柔软白狼皮的软杨,她把脸抵在窗帘上,闷不吭声。

  天下不公不义的事情那么多,她能管多少?

  她从小就爱打抱不平,只要看不过去,就会跳出来直接插手别人家的事,管着管着,很自然的进了军事情报学校,又因为看不惯官僚作风,最后变成了拿政府钱,暗地调查、卧底的特务。

  十几年枪林弹雨的生活,最后得到了什么?

  背叛。

  狠狠的背叛。

  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必发生的。

  她不要好管闲事的救了人,又和那个人变成姊妹淘,就不会被步步侵蚀,最后连男人也一并给了人。

  这习惯要改。

  可是,说来可笑,来到这世界,她一伸手,又救了一个人,只是这次,从女人变成男人。

  繁德儿啊繁德儿,狗真的改不了吃屎的……

  “在想什么?”越紫非问。

  上车后,她就没讲过一句话。

  她真的很小,巴掌大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微覆着,暗暗的影子勾勒着,有种无以名状的脆弱。

  “我困了。”

  他拿起自己的披风把她裹起来,抱到膝上。

  她没有挣扎。

  虽然不习惯自己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被一个少年当幼童看待,抱在大腿上,可是,他的怀抱很温暖,身上是她昨晚闻过令人安心的味道。

  十岁的孩子长得像六七岁,身子像一只幼猫,轻盈得没有重量。

  他看着她,发现一绺发丝从她额头系着的绳带溜出来,他把那不听话的刘海往后挽。

  至于绳带,他知道那是做什么的。

  她额上那个奴印显眼得让她想做什么都做不了吧。

  “改天我给你换一条好看的。”

  她没说话,后来才像想到什么似的开口,“不如,你请我吃顿好的,我快饿死了。”

  相识不过几天,这女孩却在他心里扎下了根。

  “小九。”他的声音里有那么一丝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暖意。

  “叫我?”

  “不然你有别的名字想要告诉我?”

  “没有。”

  “哦。”

  “小九。”

  “嗯?”

  “疼吗?”

  “你是指哪里?”她的声音有点模糊,马车单调的韵律使她连日累积的疲惫涌了上来。

  “这里。”他的手冷不防覆上她的额头。

  “不疼。”她困倦的回应,声音有浓浓的鼻音。

  “小九?”

  “我好累,自从来到这里,没一天能睡好觉,我好困,我想睡了。”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