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瞧我这手笨的,咸淡拿捏得不好,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您呢,大人有大量,不会与我计较这种小事……吧?”

  她眉目灵动,看不出一丝歉意。

  “我如果非要计较不可呢?”他的舌头被咸麻了,这丫头好狠的心。

  “那我只好等你气消再回来好了。”她开始挑挑捡捡,把浮屠送来的燕窝阿胶雪蛤鱼翅鹿茸全打包。

  “我想你体弱气衰,虚不受补,这么多珍贵的补品暂时是用不着了,不如,拿去换钱,买吃的比较实在。”

  “你确定要这么做?”越紫非眼微眯。

  “有什么确不确定的?”

  “去吧。”

  于是,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片刻。

  “进来吧。”越紫非闭着的眼睁开。

  浮屠身手矫健的闪了进来,看见满地的东西,平静的方脸闪过一抹窘色。

  “她往哪走了?”越紫非一副完全不知道他吃里扒外的样子。

  “仍在仙女城内,离开了贫民区。”

  “那你也收拾收拾,我们也该走了。”他语气清淡,表情一点波动也无。

  仙女城不大,但因为临近彤京,位于粮道咽喉,有三万多户的人,丰饶富庶,道路平整,食衣住行娱乐倒也样样不缺。

  重要的是因为不在天子脚下,许多不满朝纲败坏混乱,告老还乡的高官、诗书传礼殷实富户、小隐隐于野的高人,也选择这里当落脚处。

  不走通卫大道,不走任何一条有人出入的巷道,繁德儿左弯右绕的从城里某户人家的后门窄路出来,在从人家的猪舍草堆寻出一条穿过全城的路线后,按着小衣里沉甸甸的荷包,她笑吟吟的,嘴咧开开的,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儿。

  那些皇室才用得起的高贵药材好脱手得很,随便放出风声,以低于市价两成的价格贩售,竞争激烈的黑市药材收购商就抢破头了。

  盘缠有了就有了底气,天地宽阔,能去的地方那么多,她可要好好想想该往哪里去。

  往常她无论去到哪个地方出任务,第一件事就是买地图来看,然后把逃生路线走过一遍。

  这样的习惯,让她避过好几次危难。

  掏出从经籍铺买来的,自职方司新绘,制作的盖世王朝地图来边走边看,地图上北下南,经纬分明,不如改往南方去吧,南方温暖。

  “我都在这里等了两刻钟了,你动作真慢,到底逛到哪里去了?”

  清冷的声音也太耳熟了。

  慵懒带笑的嗓音,含着漫不经心的冷。

  少年站在大气的马车旁,偏着头,日光洒落,分不清目光和日光哪个更亮一起了

  繁德儿警觉的停滞了脚步。

  越紫非穿着一身青色长裘,漆黑的眼瞳敛着莫名的光。

  “嘿嘿,好巧,又碰上了。”这仙女城也太小了,走到哪都碰上。

  她每一步都拖泥带水,想从他身边不着痕迹的拖过去。

  “往南方去吗?”

  在出城必经的路上,守株待兔,果然逮到一只兔崽子。

  “天大地大,脚在我身上,我要往哪去,还要报备啊?”车马、随从、亲卫一堆人“陪站”,占了平整马路的一半,这人爱摆排场的毛病,是没药救了。

  他挑着眉。

  他的观察力比天上飞的秃鹰还要敏锐,她心知肚明,自己干了什么事,他应该是都看在眼底的。

  “上车吧,顺路。”

  他可从来没有对谁这么好声好气过。

  “不顺,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最好不要再见了。”

  “这种天气,无论你想去哪里,都是寸步难行,就别和自己过不去了。”只要她够聪明就能知道,他能给的绝对不只有吃饱穿暖这么简单。

  “你要我一同回去做什么,我不会洗衣铺床、添饭倒茶也不会。”她打死不做那些事情。

  “这些自然有丫鬟婆子会做,你觉得我越家的奴婢不够多?还需要你来凑一脚吗?”

  “那么说好了,我想走的时候,你不可以拦我。”

  “不拦。”他这一笑,光彩夺目。

  她的心,怦怦跳了下。

  这时,当脚凳的奴仆已经伏趴在地上了。

  繁德儿见状,什么不该有的额外情绪马上消失光光。

  “你把人当阶梯踩?!”她的眼神跃动着无数爆裂的火光,像火铸的刀子,想把人削成千万片。

  她知道自己没道理生气,因为这里不是她待惯了的那个讲究人权自由的世界。

  这里的人阶级分明,你该是什么身分,在出生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是奴籍,永远是低贱的奴婢,就像铁板上钉了钉子一样。

  “你不喜欢?”

  两人的呼吸都是轻轻细细的,像生怕打破什么。

  “这种令人发指的事……谁会喜欢?这世上就因为有你们这种仗着有钱就不把人命当回事的人,才会有这样不公平的国家。”可她就是忍不住怒气。

  她眼里翻涌的情绪太强烈,语气直白得恨不得把他劈成两半。

  空气中有难捱的沉默,厚重的压了下来。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