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时某个躲起来蹲在壁角听话的人心头凛了那么一凛。

  “啊,我想到了,要是有食盐更好,可以做淡盐水给他补充水分和电解质,不过,盐这东西可不是谁家都吃得起的啊。”

  撂下这些没头没尾的话,繁德儿温吞吞的转回屋里去。

  “你嗓子吊完了?”早在她从他身边起身的时候就已经睁眼的越三少侧躺着凉凉的问道。

  她的脸洗过了,头发梳齐了,干净的脸蛋,一双眼睛看起来更加明亮有神。

  “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她心情好,不跟他计较。

  “醒都醒了,过来伺候我吧。”他摆出大老爷的姿态。

  “说请。”

  “你这个……”他被她三言两语弄得要喷火了。

  “请人家为你做事,基本的礼貌一定要有。”

  “别以为你救了我,就摆架子!”

  “不说拉倒。”她简单扼要。

  “我背痛得要命,你给我快点过来……请。”停顿了几个呼吸的片刻,他气得快吐血升天了。

  “早这样说不就好了。”拿起所需事物,她走了过去。

  不同于说话的态度,繁德儿换药的动作细致轻柔,端详纱布下的伤口颜色,再用沾了水的巾子抹去皮肤周遭的药痕,最后重新上药,包扎。

  越紫非偏过头来,她一只小手恰恰贴上他的额。

  “看起来烧是退了点。”

  越紫非还未能感受到她肌肤的触感,她已经把手缩了回去,起身,准备去倒污水。

  这时,有异物破空越过土墙落入天井,那声响传入繁德儿灵敏的耳。

  她不动声色的出去了。

  她不动声色的走出去,越紫非也不动声色的瞅着她出去又进来。

  她手里搂着、抱着一堆比她眉毛还要高的用品。

  西域自骆驼绒制成的厚艳毯,真丝被祷,珍贵的补品,每样东西看起来都价值连城。

  她蚂蚁般勤劳的搬了几趟才算完结。

  不错,就连她要的盐也有一小罐呢。

  “有求必应的阿拉丁神灯真好用。”她笑得眉目弯弯,手酸也没有喊一下,像捡到银子那么开心。

  “神灯是什么意思?”他看似不为所动,眉毛都没有多挑一下。

  “嘻,有求必应咩。”花费短短时间就能张罗出这么多奢华、最顶级的生活用品,这位少爷的来历真是不容小觑。

  越紫非不知道该笑、该生气,还是要把浮屠叫来骂一顿。

  只是,她把越府的亲卫当做那什么阿拉丁神灯许愿,这小女孩,小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有趣的东西?

  明明是才几岁大的孩子啊,怎么会有这些古怪的言词和小小的幽默。

  瞧着那纤瘦的小身子忙来忙去,不怎么理会他,他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要问别人名字以前要先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来吧。”黑白分明的眼睛睐了睐他,置若罔闻。

  “我问你,你就必须说。”

  “因为你的身分地位比较高吗?”明确的封建规则,森严的阶级制度,了全站决生死的阶级,这人权倒退几千年的万恶社会。

  “没错!”

  他还敢点头!

  “小九。”

  本来只想商个几杓子的盐巴给他做淡盐水的,可他的话令她改变主意,把一小罐的盐都倒进装满热水的铜壶里,我摇我摇我摇摇摇,繁德儿自制泡沫红茶上桌了。

  越紫非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小九?想随便搪塞他?

  “姓什么?”他开始追根究底,不依不饶。

  “你管不着!”

  “你要相信,我一定管得着你的。”

  “不知道,我一醒过来就这样子了,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没人告诉我应该姓什么,是谁家的孩子。”

  看着一边问她话,一边好整以暇的伸了个懒腰,拿起毛绒绒的雪狸皮铺盖在门板上,舒服的躺下的越紫非,剎那间,有什么急速闪过她的脑海。

  啊!该死的男人!

  她陡然醒悟,这男人的身体应该没事了。

  她被耍了!

  繁德儿压抑着满腔怒意,把已经被她加料变成浓盐水的破碗公端到越紫非面前,“喝了它。”

  “这是什么?”

  “对身体很有帮助的‘淡’盐水。”她加重那个淡字,笑得像腹黑的小狐狸。

  “既然你没姓没名,不如跟我姓吧?”

  她瞪着丝毫没有接过碗公意思的越紫非,考虑着要不要朝他的鼻子重重踹上一脚。

  “把水喝了再说。”唔,她是很想让他知道自己的鞋子穿几号,但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

  既然他都没事了,就表示她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

  这恩,算是报完了。

  越紫非接过她一直端着的碗公,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大口,然后一口气全部喷了出来……

  “你想谋财害命!”

  咸死人不偿命的盐水,她是故意的。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