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是什么?”觑着她从炭火下挖出来又焦又黑的东西,奇怪的是那东西透着股食物的香味。

  “红薯。”她不怕烫的剥掉焦黑的外皮,露出松软散发香气的薯肉。

  “这玩意能吃?”不只没看过、没听过,那模样,焦黑一块,真的能入口吗?吃了会得病吧?

  “不吃就算了,少个人跟我分食,真好。”繁德儿不怕烫的咬了一大口,她可是饿坏了。

  一路奔波,又到处去找药品,为了他的烧、他的伤忙了大半夜,肚皮都饿得凹进去了。

  香滑的薯肉一入口,顺着喉咙进了肚子,那一整个满足,实在无法言喻。

  人是铁,饭是钢,说得一点都没错。

  越紫非见状,伸手拿起了从来没吃过的平民食物。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不会蠢到让自己饿肚子,放着眼前的食物不吃。

  慢慢的掰开那些焦黑,香气算可以,尝试的轻喝了一口,毕竟,他也很久没有吃东西了,除了刚刚那碗“毒药”。

  食物一进入口中,他双眼发亮,发现这玩意意外的好吃,也不跟她客气了,把几个红薯分着吃光了。

  “这些东西哪来的?”他身上、喝进肚子的药,包括这吃食。他随口问了问。

  但是问完之后,他就后悔得想去撞墙。

  “偷来的。”

  “我身上的伤药也是?”

  “我运气好,遇上路过的游方郎中给的。”脸不红气不喘的。

  “我看也是你用第三只手摸来的吧?”分明是偷,还讲得好正气凛然,眼底没一丝心虚愧疚,这女孩的出身让他越来越好奇了。

  是非观念,在她身上似乎不存在。

  “不然,你看我这样子,像身上揣着银子的有钱人吗?”一副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不知下一顿在哪的人,想进人家店门,不被扫地出门算客气的了。

  说得也是……但?

  “你给我抓的药,到底是什么配方?”他的心咯噔了下。

  “总之,我可是照着大夫的配方抓的药,毒不死人就是了……”她吞吐了下,不就伤药和退烧嘛。

  虽然说中药她不内行,那些药柜上的字可是认得的。

  要是在二十一世纪,他身上这些毛病,一定很快能得到最好的治疗和复原,这个时空,她已经尽力了好不好。

  “反正,药是三分毒。不用凡事都要计较得那么清楚认真,你就算知道了又怎样?”

  “你竟敢喂我吃来路不明的东西?”青筋在他鬓边乱跳,他脸色灰白,气息阴寒,像万古坚冰。

  “你吃也吃了、喝也喝了,别脾气那么大,这样动来动去,要是伤口又撕裂了,吃苦喊痛不关我的事啊。”

  “要是别人给你不清不楚的东西,我就不相信你咽得下去!”

  “为什么咽不下去?要命,想活下去的时候,就算亚马逊的绿森蚺、食人鱼,阿富汗的蝙蝠,只要能下肚的,为什么不吃?”

  她托着腮,想起长年在阿富汗潜伏,对付塔利班恐怖组织,叙利亚山区解救人质的过去。

  “阿富汗?绿森蚺?”还有那亚什么逊的,他对她感到警觉,开始流露出叫人不敢轻慢的气势。

  “那是我偏远家乡的地名,至于绿森蚺,不就蟒蛇嘛,蛇肉大家都吃的不是吗?”听起来像随手倒出来的豆子,但那种生死攸关的节骨眼,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越紫非挑起剑眉,脸上的表情虽然还表现得很自然,但他很敏感的觉得她话语中藏着不对劲。

  是避重就轻的撒谎吗?

  他也不是不能允许,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秘密。

  越紫非也不问了。

  火堆给这三面皆空的民居带来一丝暖意,听着柴火劈哩啪啦的作响,和着慢慢安静下来的雪声,他又开口了。

  他第一次觉得此生,他的话没有这么不值钱过。

  “这是哪里?”

  “仙女郡城内的贫民区。”很不淑女的打了个大哈欠,也不觉得这样的举动在一个金玉镶成的少年眼中有什么不好,接着她起身走进另外一问耳房,来回几次,抱了好几堆麦秆子,弄成一个窝的形状,看似准备就寝了。

  “你没有合法通关文牒,官兵怎么肯放你进城?”

  “跟着乞丐走,多得是门路、狗洞可以钻。”他吓唬人的眼神,孤高微扬的下巴,透着几分阴泠的笑容,对她,好像已经不怎么起得了作用了。

  越紫非呛到了,摇去脑子里自己怎么被弄进城的惨状。

  慢着!

  “到仙女城起码有五十里的路,而且这种漫天飞雪的天气……”

  白雪茫茫,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背着身材比她大许多的另一个孩子在雪地里走了五十多里路。

  他的脸笼罩一股奇异神色,闭上眼,深深吐呐。

  无法想象。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