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没办法,谁叫我一开始就处在劣势。”

  “也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能有你这份反应的。”

  他想接过药碗,谁知道他竟然连拿个碗的力气都没有,要不是繁德儿没有随便松手,那碗她辛苦熬出来的药汁肯定是喂地上了。

  “你这算贬还褒?”她扬眉。

  “你说是什么就算什么。”

  她慢慢的把药吹凉了些,把碗沿塞到他唇边,看他迟疑了下。“药很苦,不会没有胆子喝吧?”

  这是激将法吗?

  这么小的女孩却敏锐又聪慧,穷人的孩子早慧成这样?

  有意思啊,有意思。

  这种感觉很陌生,但是,很贴心。

  他很久,没撞见过这种让他惊艳的人了,尤其女子。

  他不是常笑的人,在直直看着她的同时,暗藏玄机的撇了下嘴,让人感觉不出来究竟是在笑还是什么。

  繁德儿也不管他,直见越紫非两口把药汁喝了个精光,只是那脸抽搐了下有点扭曲,这才满意。

  “躺下吧,你还烧着呢,你的伤口不经压,侧着身子知道吗?”她发号施令,目光灼灼,没半点过来帮忙的意思,但是,他想,只要他表现出那么一点“力不从心”她就会冲过来。

  这样一想,让越紫非郁结的心情好上了那么一点。

  听话的侧躺,越紫非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破褂子和烂棉袄。

  那棉袄,已经破烂到露出棉絮,身下垫着不知道哪来的麦秆子和乾稻草,再更下面,他用手指拨了下,是一片硬邦邦的木板。

  知道受寒发烧的人要隔绝地气,不然会越睡越严重,狰狞翻卷的伤口舒坦了许多,是因为她上过药,药效不错的缘故吧。

  会熬药、知道如何照顾人,甚至有着寻常小孩不会明白的知识,这些都出自一个不到十岁小孩的手笔。

  曾经,她是被他当成玩笑买下的女奴,甚至还恶作剧的想过,她会不会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回过头来求他?

  真是风水轮流转,想不到也就个眨眼,恩人换人做了。

  因为向来都是他施恩给别人的,这种转换,他不习惯。

  他把破褂子扔回她脚边,然后机伶伶的打了个寒颤。

  他发现自己不只光着背,上半身几乎是赤裸的。

  但这种冷天,她就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薄外衣,没有发育的身子不自觉的哆嗦着。

  他怎么看怎碍眼。

  别等他好了,换她倒下去,他可是不会照顾人的。

  “将就点吧,都病成这样了,充什么英雄看不起一块破布啊,多一分暖多一分生机,这种天气,你那种身体,不会装作没看见吗?”拍拍跟她甘苦与共的褂子,重新披回他的身上。

  看着他线条巧夺天工的身体,她承认,擦药的时候,他每个部位,她都看光了。

  不过,这种事还是别让他知道吧?

  按照他那种自尊心比天高的性子,要不是一刀宰了她,就是下绊子跟她过不去,还有,这种古老年代,她可不要演出以身相许的烂戏码,对方还会以为自己被高攀了呢。

  总之,这种娇惯的大少爷,能不沾就不要沾为上策。

  报完恩,早早走人的好。

  “我有洁癖!”他很不识好歹的拒绝,可在对上她的双眸时,却突然打了个寒颤,不知为什么,她的眼光让他感觉危险。

  然而,再细看,又觉得她身上什么都没有了。

  繁德儿很想一拳打爆他的头。

  “最好你的洁癖能救你一条命!”

  “我不是什么清高的好人,就算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感谢你的。”他不欠别人恩情的,钱债好还,情债难了。

  “谁要索取你的感谢了?”她盘腿坐下。

  “那为什么救我?”

  这女孩没有一点身为女子的自知吗?那坐相能看吗?

  “因为你给了我自由。我救你一条命,一来一往,结束后,我们就两不相欠了。”

  说起来是误打误撞,原来打算往北去的她因为对这块大地过于陌生,走着走着,迷了路也不知道,这才阴错阳差的救了他。

  “就因为这样?”

  “你觉不觉得……身为病人你的话实在太多了。”她拿起一根柴棒开始拨弄火堆。

  嫌他饶舌?

  那一脸嫌弃,要是平常他早怒冲冲掉头走人了。

  好吧……现在的他就算心里窜火,也得就当、就当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她这一回好了,谁叫自己一条命,真是她救的。

  反正,他清醒的这半天,想掐死她的次数已经多到数不清,不计较多一桩,少一桩。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