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住手,丢脸!”越紫非不怒反笑了。

  “主子……”青衣小厮垂头丧气的退到一边去,什么威风都没有了。

  越紫非打量了她半天。

  “你走吧。”

  他的呼吸逸出不属于沉重的东西,那东西比较像是笑意。

  好小的人,好大的力气胆识,为了这个,他考虑放走她。

  不过她的动作得快,也许下一刻,他就会改变主意了。

  繁德儿霍然睁开沾满霜雪的睫毛,眼里有着不敢置信。

  “要我重复一遍吗?你可以走了。”不在意的挥挥手,不知道打哪伸出来的纤白优美的手放下了半透明的丝绸帘子。

  “等等!”

  “嗯?”声音提高了两分,有些变幻莫测的味道了。

  “谢谢爷还小女子自由,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可爷既然自由都还了,不如好人做到底,一并把卖身契也给了我吧?”给她自由,但是没有还她卖身契,去到哪里她还是他的奴隶。

  帘子里的人静默了下,会叫爷了,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难调教。

  然后他出声,“自由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不是要求本少爷让你留下来?跟着我,说不定你还有几天好日子可以过。”

  “小女子不敢多做他想,请把卖身契给我。”她才不希罕。

  大宅豪门,王侯之家,是世间最黑暗、最深沉、最反覆无常,不会是什么好相与的地方。

  没有保障的奴仆生涯,遇上好的主子也许不愁吃穿,但凡事岂能尽如人意?遇上自由捏在别人手中,猪狗不如的日子,也不是不可能,能走不走,她有这么傻吗?

  “确定?”

  “我只要卖身契。”挺起单薄的胸脯,却有着说不出的坚韧。

  “元一,把她要的东西给她。”

  接过那张纸,繁德儿也不苦求纠缠,重重磕了个头,起身转身走了。

  她离开的同时,马车也动了。

  一个往北,一个南下。

  马车里的越紫非重新拿起了书册,心思却不在那上头。

  在这盖世王朝彤京,物价高得吓人,小富人家平时都必须掂量着荷包过日子了,一个被烙了奴印的奴隶,无论去了哪里,都不会得到善待的。

  她想在这种恶劣的环境自己活下去,还要活得像个人,容易吗?

  所谓的自由,或许是一条绝路呢……

  世事难料,人今天活着,不代表明天那口气还在,昨天无事,也不代表下一刻不会没事。

  彤京与仙女城隔了两个大郡,若是纵马奔腾急驰,两地之间,七八天路程可到,若像越紫非这样慢悠悠的,走上几个月也不希罕,更别提遇上了意外。

  仙女城外五十里,马车歪倒散架在官道中央,放眼望去,前呼后拥的奴仆和护卫全部惨死,开肠剖肚、身首异处的大有人在,浓浓的血腥味挥之不去,竟然没有半个活口。

  盗匪横行,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可是究竟哪一路人马,居然能杀掉越家精锐的府兵,一个活口也无,老实说,非常耐人寻味。

  目中无人、富贵无边的越家三少此刻狼狈异常,仔细整理过的发乱了不说,身上只剩一件单衣,脚踝用粗绳系着一颗大石,站在一座大湖的中央。

  多日寒雪,湖水结冻扎实,看起来倒也不怕一时间会掉进深不见底的湖里。

  “乖乖站稳喔,要是掉入湖里去,三少这么矜贵的身子可有得苦头吃了。”劲装、套衫、快靴,怎么看都是江湖绿林人物的汉子,手握长枪,往厚冰上戳了戳。

  “是谁派你来的?拿着军用弓弩长枪,混充武林人士,把这盆脏水泼给江湖人,会笑掉别人大牙的。”几招用来防身的拳脚功夫不管用,只能说技不如人,现在身为人家砧板上的肉块,越紫非面无惧色,甚至还语带揶揄。

  “想不到被舆国公府从族谱中除名的越三少懂得不少事情。”口吻闲凉的用言语狠戳了这位本来高高在上,现在却落在他手上的公子。

  “哦,连我被除名赶出府的事情你都知道?真是玄了。”

  “哪里玄?”汉子一凛。

  “这件事府里对外可是密而不宣,知情的人不超过三个,你这消息又从何而来?”他爷爷、父亲、他。

  汉子神情转为冷酷,“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透露一下嘛,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不知道得罪了哪一派的有力人士?让我做个明白鬼,不也是你们这种杀手该有的职业道德?”

  那汉子勾了勾唇。“三少得罪哪个朝廷权贵,这我不知道,我们只是奉命办差,上头要我们做什么,我们照办,也就这样而已。”别想套话!

  “说得也是,你要是知道太多内情,涉入太多,回去只有被灭口一途,你也不想,对不对?”

  越紫非得来一记狠瞪。

  “你费事把本少爷带到这里来,外带不能吃也不能用的大石头,真狠,连全尸也不给我留一副。”当他是绊脚石呢。

  “你别想拖时间,没用的,你的亲信府兵都死绝了,你还是乖乖认命让我宰了回去覆命吧。”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