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陈毓华 > 将倾城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看到的一切是那么不伦不类,匪夷所思,这些看到她“活”过来的奴隶们没有人多看她一眼,彷佛,她的死活,真的是她自己的事。

  面对这荒唐的一切,每天她在这牢笼里醒过来时,她多么希望张开眼睛看到的会是她自己舒适洋房里那盏远从英国带回来的水晶莲花灯,她的席梦思、羽绒被。

  结果,她还是一个被关在这不知道时间流失,不知道多少奴隶中的其中一个。

  孤影绰绰,孑然独立。

  所有的一切都显示着一个结果——她,繁德儿,国头号情报员,在执行一趟第三世界国家的任务时,遭到上级和朋友联手背叛,知悉的那一刹那,正在执行任务的她被对手的火箭筒轰爆身体,死得支离破碎。

  她死得好窝囊。

  那么优秀的她却因为身为男友的上级和她最好的情报员朋友有染,联手令她任务功败垂成,命也没了。

  看着自己的身体破了个大洞,她没有很痛,眼里,只是不可置信。

  不知道是离魂时的错觉还是怎么了,她彷佛看见姊妹淘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懊悔。

  相信人,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下辈子,她再也不要相信任何人了……

  可她也没想过自己的“下辈子”这么快到来。

  上一世的“繁德儿”死了,清醒过来的她莫名其妙的借了小女奴的身体,她来到了不知道几千年前,或者,距离几万光年的异时空,在浩瀚巨大的时空轮盘中,借尸还魂了。

  她远远没有复活的快感。

  失去她熟悉的生活和国家,要面对的是落后到把人当奴隶的世界,没有人高兴得起来。

  那个开小差的老天爷为什么不直接让她下十八层地狱算了!

  那一夜,她缩在墙角,任眼泪流满颊以后,柔韧又坚强的她承认了残酷的现实。

  她每天都绞尽脑汁想办法离开这个牢笼,希望却随着时间越来越渺茫……

  她飘远的意识很快被拉回来。

  被烙上奴印的孩子昏厥着从另外一道门被拖走了,她却只能眼睁睁,对,眼睁睁看着他们受虐,而且,很快就会轮到她。

  她想来想去,还没想出个法子来,一只手已经粗鲁的把她拽到炉火前,另外一个人用力抓着她的头发往后拉扯,逼着她昂起了脸。

  她吃痛,却什么都没表示。

  不哀求、不哭喊,也不挣扎,因为她知道这些都是白搭。

  “你这小丫头倒是有副好眼神,居然敢瞪我?看在你这么有勇气的分上……大爷我就赏你个痛快!”负责烙印的汉子咧嘴大笑,烧得炙热通红的铁块已经对着她的额头压了下去。

  滋滋的声音。

  皮焦肉烂的血腥味道马上传了出来,痛得她几乎要晕倒,可她却死死的咬着牙,紧握着拳头,直到两个汉子同时松手,她软倒在地上。

  这该死没人权的鬼地方!

  还没能把那钻进骨子里的痛熬过去,衣领被人一扯,像畜生似的被拖离开那个刑场一样的院子,关进有木头笼子的车里。

  铿锵,又一把大锁锁住了她们。

  车里都是女孩,几乎每个人都像她一样昏昏沉沉,披头散发的软倒在角落,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如何。

  车子动了,辘辘的往前而去。

  她不能哭,哭是弱者的表现,她不能哭。

  缓缓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皮往后看,风雪依旧绵绵密密,落了满地的苍茫。

  长街尽头。

  一车人口插着草标,待售。

  木台下,黑压压一片,都是男人,个个瞧得津津有味,买妾、买丫鬟,评头论足,价钱谈妥,点交了卖身契,生意居然不恶。

  时间逐渐过去,奴隶逐渐减少,这时天色已经近午,买菜购物的人变少,市集里摊子也收拾得差不多,这时奴隶车上只剩下几个样子不出挑的孩子了。

  她是其中一个。

  她实在太小,那身子,狗尾巴草似的,乾巴巴的;小小脸庞,面黄肌瘦,孱弱得连颧骨都凸了出来,枯瘦得好像风一刮就会飘走。

  当奴才,个头太小,干粗活没力气,买回去只会浪费粮食,一点用也没有。

  人牙子皱了皱眉,把几个孩子的售价从四两银子降至一两,这根本是流血赔本大拍卖了。

  不过依旧乏人问津。

  人牙子烦恼卖不掉这几个奴隶,回去不好交差,对街的商家屋檐下却站着一对主仆模样的少年,其中一个少年脖颈围了一圈貂毛,身披雪白狐裘,头戴一顶黑得发亮的皮帽,贵气清雅,两道逸秀的眉,舒舒展展的伸开去,越发显得眉下的漆黑眼睛淬了火似的明亮,而双唇轮廓鲜明,那种美,超越性别,飘逸出尘,风华绝代。

  “少爷,失职的马夫已经处理掉,马车的轴心也已经换妥,请少爷上车。”小厮看起来年纪不大,身子站得笔直,下颔微收,面带恭谨。

  被称为少爷的少年毫不关心那犯了错的马夫去了哪里,对他来说,一条奴仆的命,不值得他放在心上。

  这世道,等级森严,奴才是主子的财产,也就是一个物件,就算任意打杀了,慎重的向地方官府说一声,抹去贱籍纪录痕迹,随便的就一笔勾销,一个奴仆死于各种意外,实在是太平常了。

  他的目光投注在对街的买卖人口处,几不可察的微扬着眉。

  “少爷看中哪个奴人?要小的去把人带过来吗?”脑袋灵活、精明,能揣测对上意,是奴才的基本技能,家生子的他这些技能自是从小练熟,他对个性阴晴不定的主子试探的问了问。

  舆国公府三少,天性清冷,这并不是秘密。

  能入他眼的东西,少之又少。


梦远书城(cchdhb.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
bob体育电竞注册老子有钱就娱乐老子有钱就娱乐